Posts

【升学案例】失而复得的dream school offer

俗语所说的人生四大喜事,放在今天,收到心仪大学的offer绝对可以算是一件了。然而,在知乎上“被梦想大学拒绝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这个问题,在留美版块中火热异常,已经有超过200个网友分享了自己努力奋斗仍被dream school拒之门外的无奈经历,令人心酸。

 

大家应该也意识到,申请学校和高考不一样,它并没有有形的“标杆”,没有绝对的分数标准。有人会说,申请美国大学,是否被录取是一件靠运气的事情。其实换个角度理解,申请美国大学是一项“技术活儿”,老老实实把各项分数考出来不是录取的保障,收到拒信也并不代表梦想已死。

 

今年5月下旬,C同学通过朋友的推荐找到了厚仁。C在加州的一所社区大学就读Business已经两年了,其实入学后不久C就开始为转学的事情做着准备,并已在今年年初申请了加州系列的几所大学。遗憾的是,在焦急等待了几个月后,C最向往的几所UC学校都拒绝了他。无奈和伤心下,C的朋友向他推荐了厚仁,厚仁曾帮这个朋友的室友进行录取申诉,并获得了成功。抱着试试看的心理,C找到了我们。

 

留学的朋友们对personal statement,recommendation letter都耳熟能详,但对申请结果的appealing letter是什么?面对拒信,伤心、失望,甚至愤怒,是普遍的情绪,大部分人选择就此掩埋梦想,让遗忘来抚平遗憾。其实,倘若你对自己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或在申请时有细节未能尽善尽美,或者你有特别的原因不愿对dream school 说再见,都是可以对被拒绝的结果进行申诉的。这时Appealing letter的重要地位就不言而喻了。

 

通过文书专家Olivia老师和C同学的仔细沟通,我们了解到,C同学申请背景的短板是他的GPA,只有3.5-3.6。对于社大转学申请火爆异常的UC名校,这样的GPA显然没有什么竞争力。引起我们注意的是,C在社大前两个学期的成绩非常优秀,不仅GPA接近4.0,还参与了很多志愿活动,经历丰富。而那之后,C的成绩出现了明显的下降,后两个学期的GPA只有3.1左右。为什么C的成绩会出现如此大幅的下降?

 

通过进一步的耐心沟通,Olivia老师得知,原来C同学在第二学期结束后,健康状况出现了问题,做了若干次次手术。手术后的C同学,虽然在逐步恢复,但身体状况欠佳,在学校也只选择修了几门General course。

 

然而C并没有在之前申请的个人文书中做出解释,根据Olivia老师的申请经验,她认为这一系列的情况是有必要在Appealing letter中做出说明的,“我之前也是个药罐子,和疾病斗争时我们会get strong,get tough,这并不是最困难的时候,生病之后的心理重建才是最难的。”Olivia老师相信,身体不佳是可以合理地解释GPA不高这一弱项,但这不能保证招生官会因此重新录取你。Appealing letter需要挖掘补充更多之前申请没有的内容,才能推翻招生官拒录的决定。如何写才能显得并不是在借机博取同情,才能通过C同学的这些经历展现出个人更多的闪光点呢?这便是写作Appealing letter的关键所在,也是厚仁拥有强大专业技能和丰富经验的文书专家的厉害之处。

 

6月15日是UC学校申诉的截止时间,文书专家与C同学反复讨论、修改,最终完成了一篇客观又不乏感性的申诉信,恰如其分地表现了C在社大两年的学习过程、生活困境给他带来的成长。C的踏实与顽强,聪明与勇敢都通过事实陈述,加之C个人的感悟与思考,令人人佩服与动容。经过不到一个月的等待,UCSD和USC重新向C抛出了橄榄枝,欢迎C在金秋转入就读。一封集结着厚仁文书专家心血的Appealing letter,竟然有如此神奇的魔力,让拒信变成了录取信。C连收到两封录取,激动地有些不相信这一切!

 

可不是么?梦想失而复得,并且这一次,它还真的实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