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admin

《跟着薛涌留学去》:寄宿问题

教育,首先发生在家庭中。把一切责任都推给“体制”,往往造成了不负责任的家长和索求无度的孩子。最终,他们不愿意努力回应自己所面临的挑战,试图花笔钱解决问题。教育,特别是留学,也由此就变成了消费。

【团购转学】15%-30% OFF 快和小伙伴一起 转学名校 !

明年秋季,想不想和你的那个TA一同踏入美国更好的大学,接受更优质的教育?

在成功的道路上,不要孤军奋战,马克思有恩格斯,乔布斯有沃茨,你要不要和你的好基友一起创造更好的明天?

新一波转学热浪,在这个冬季让你们的感情升温,把你们的前程照亮!

就在12月,圣诞到来之前,让厚仁帮助你,用全美最专业的服务,全美最低的价格,带着你和你的小伙伴一同走进美国名校,给你们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美国大学入学前推荐书目/作家

美国的准大学生都在读些什么?

厚仁咨询了许多美国的教育学家和老师,询问他们美国准大学生为了之后的学术生涯都读哪些书籍。以下是他们给出的推荐作家和书目:

《跟着薛涌留学去》:网络时代家庭学校的崛起

中国留美潮中的“读寄宿学校热”,是一种忽视孩子成长期的心理、感情需要的盲目竞争。这种非理性冲动背后的一大原因,就在于家长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长期形成的“体制依赖症”。换句话说,这些家长们都是依赖“应试教育”的体制成长起来的。当他们对这个体制丧失信心时,就急急忙忙地寻找另一个体制来安顿自己的孩子,不管自己对这个新体制有多少了解。这种“体制依赖症”,导致他们习惯性地把家长的教育职责外包出去,觉得孩子上了重点、进了好的补习班、或到美国上了寄宿高中,一切就万事大吉。美国的寄宿学校,就好象是他们捞到的一根救命稻草。

隐瞒开除记录 导致被美国大学 二次开除

上个月接到了一个棘手的被美国大学开除的案子。一个在美国读大一的同学突然被学校开除了,理由是隐瞒过去的开除记录。

学 生找到我们,经过了解,发现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同学去年在美国的一所大学读大一,因为集体作弊被开除。他回国以后,又找到原本在中国的中介机构。中介的建 议是,帮助重新申请美国大学,以前的开除记录不提就可以了。结果学生得到录取,签证也通过了。但是学校在审查移民局记录时,发现学生曾经在美国另外一所大 学读过书。在美国凡是读过哪怕一天的大学,都算转学,不是新手。所以学校的导师就电话到原来学校,一问才知道,学生曾经被开除。学生隐瞒学术记录是大错, 所以马上开会,决定开除学生,永不再录取。

【厚仁感谢信】值得学生和家长信任的 开除处理

今天是美国的传统感恩节,谈谈中国学生在美国被开除处理中信任的问题。

感谢学生和家长对美国厚仁教育的信任,学生被开除以后,压力很大,对厚仁教育提供帮助和专业的辅导,也都是第一次接触。学生和家长在经过百毒不侵的考验后,短时间内,信任一个厚仁这样一个基于美国的教育机构,的确很不容易,需要勇气和信心。

在美高中生被开除 反映中国与 美国学籍 差异

学生在美国学校的学籍,是学校的私产,学校可以给予学生,也可以剥夺,开除学生。

学生在学校,如果不遵守规定,学校可以马上取消学籍,开除学生,易如反掌。这是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很大的一个不同之处。中国大学一般不开除学生。美国大学要严厉很多。

《跟着薛涌留学去》:出国干什么去了?

如果你对现在留美的中国学生说:“你们顺着父母的指示学几个狭隘的专业,在社会生活中自我隔绝,和美国人没有沟通,对美国社会缺乏了解,留美无异于虚度青春。”那么,他们肯定会振振有辞地辩解:“不是我们不和美国人接触,是美国人排斥我们。”比如,Delaware大学的一位中国学生诉苦说,在一门课上,教授无视她的问题,只听美国学生的问题。在另一门课上,她参与一个小组的计划,但大家对她熟视无睹。表面上欢迎,实际则搞另一套。这些经历让她终生难忘。类似的经验积攒起来,就更把中国学生逼到一起了。

《跟着薛涌留学去》:美国的寄宿学校

美国顶尖的寄宿学校,大多是在十九世纪仿照伊顿公学等英国的范本建造的,是给所谓“盎格鲁萨克逊白人清教徒”的上流社会培养接班人的地方,也称“大学准备学校”。虽然常青藤主要是到这些学校招生,但当时常青藤也是公子哥的大本营,学术质量并不太高。二十世纪初,常青藤还是提供学术要求,从公立学校招收了许多平民子弟。这一趋势到二战后变本加厉。于是,为了对于来自优异公立学校的竞争,这些贵族寄宿学校利用自己的财政和文化资源大力提高学术水准,并给普通家庭提供优厚的奖学金,保证英才教育的质量。如今,如Groton、Phillips Andover、Phillips Exeter、St Paul’s等等,都是世界一流的高中。我见过在这类学校就读的中国学生,往往属于小天才型。有孩子在这种学校读书的父母也说:进了这种学校,只要有天份,那真可谓海阔天空。人家可以专门为一个学生开门课,一对一地帮你发展。所以,有机会到这样的学校读书,当然不能轻易错过。

《跟着薛涌留学去》:当心寄宿学校

去年我讲全球化史的课程时,班上有两位中国男生,一位是从国内刚到的,一位则是在美国读了寄宿高中的。我虽然一向信奉对所有学生都一视同仁的教学原则,但潜意识中也许对他们还是有些“同文同种”的特别关照。我给自己找出来的理由是:教授的责任不仅仅是坚持单一的学术标准,还要关心、帮助学生的成长。这些十几、二十岁的孩子到异国他乡,语言、文化障碍甚大,老师多些关心是应该的。不过令我诧异的是:从国内刚来的那位,上我的课虽然有些困难,但最终还是能适应。在美国读了四年寄宿学校、并且高一年级那位,则完全“找不到北”。最后我只能给他个D,勉强及格。不过,这多少有点“法外开恩”了。他有时糊涂到连书里讲什么都不清楚,更不要说分析其主要观点了。想想也真是担心:大学已经上了一半,还这样云里雾里地彷徨,毕业后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