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疫情下的留妈妈 – 长路同行,远离伤害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微信客服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这是中美疫情下的留妈妈的最后一部分,前面我们聊了《中美疫情下的留妈妈 – 双重的弱势群体》,《中美疫情下的留妈妈 – 有态度才有尊严》,今天,讲信息,信任,对中介的态度,企业价值观,从业者责任。因为是最后一篇,覆盖面比较多,但是最后还是落实到留妈妈们的选择上

留妈妈们的命门

留妈妈们的命门,是缺乏信息。不会英文,信息源阻断。

大多数的的家长,英文不通,甚至美国都没来过,只有孩子在美国读书。

有人制造导购噪音给留妈妈

如果你想理解留妈妈的困境,可以到百度上搜索一下加大伯克利分校,第一页上出来的,学校官网才排在第5位,整个页面上,都是免费而无用的东西,不是都没有价值,但难辨真伪,成为噪音

图片来源:百度

而在谷歌上英文搜索 UC Berkeley,则全部是官方的可信信息源。

图片来源:谷歌

这个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认为百度是永远不可能超过谷歌,企业的价值观如此,一个不作恶,一个只为钱,导购的事情做得太用心,早晚会再出人命。如果留妈妈们问一下他们的孩子,在美国,不管搜索中文或者英文,是不是会先搜百度。

有人误导留妈妈

因为家长的英文不通,所以只能获得翻译成中文的二手知识。如果遇到有意的误导,就会被真假难辨。一个机构,为了和厚仁竞争,就自导自演所谓的“机构评论”网站,故意给家长和学生引导错误信息,这都是在欺负家长不容易获得原始信息,很不道德。

有人挑逗留妈妈

今天,匹兹堡坚守群的家长发出的这个信息:

图片来源:微信群

我就指出:

图片来源:微信群

这是宾州教育局的官网:

图片来源:宾州教育局

明明写了,所有宾州学校线下课程关闭到本学年结束。也就是5月底。这和本年结束,差了2个学期。一字错误,差之千里。

从没有标志信息来源的微信号看到的信息,得到的只能是更多的垃圾。

另外一个,更可笑。

图片来源:微信群

一个坚守群的家长发了两个貌似中国学生的人和本地居民起冲突,听不清说话。有的家长就说这是中国学生在商场里受到歧视,一定不能怕”大洋狗“。结果我的同事一核实,发现这根本就不是什么留学生在美国受到歧视,而是代购在澳洲违反本地规定。

“发布视频的这名女子在社交平台上称,这两名亚洲面孔是华人职业奶粉代购,当天早些时候已经在其他购物中心买过4桶奶粉。后来又进入这家超市试图再买4桶奶粉,不料被其他顾客和超市员工认出,才发生了视频中的一幕。” ( 网址:https://xw.qq.com/cmsid/20200412A09UYP00

这个视频,不管是谁给家长发的,把澳洲奶粉代购曲解成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受歧视的,都是在挑逗留妈妈的焦虑心情。

这些挑逗的人和号,用郭德纲的话来说就是:“要离开远远的,要不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

家长的美国教育知识构建

大多数的的留妈妈,对美国的教育体系的理解,只知道有高中,大学,硕士这些名词,而其中的关联腾挪,比如转学,美国本地的背景提升,就业指导,学术申诉,选课,就不懂了。

她们的信息来源,一般就是百度,各种讲座,各种微信号,以及各种五花八门的家长群。很少有家长有能力阅读官网。对于留学顾问,他们所说的“中介”,也是半信半疑。

疫情下的信息爆炸

而在疫情之下,缺乏信息的缺点尤其突出,因为及时,可信的信息尤为重要

美国疫情发展迅猛,已经成为世界上确诊人数最多的国家。

图片来源:https://coronavirus.jhu.edu/map.html

到今天为止,美国确诊61万人,是中国确诊人数8万人的7倍。谁的孩子在美国,此刻不担忧呀。

而放到留妈妈们的身上,就遇到了她们最大的命门:信息不通

留妈妈们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迅速了解这个疫情考试附加题的 ”考外“知识点,比如——

  • F-1学生身份规划

  • 签证时间

  • 疫情学期的学业GPA

  • 夏季学期

  • 秋季学期

  • 入境限制

  • OPT 时间限制

  • 移民局对失业时间要求

  • Grace Period 宽限期

  • 宿舍管理

  • 学校附件的餐馆外卖中国店

  • 国际快递流程

  • 租房情况

  • 抢机票

  • 12个小时在机场被拒载(特指选错航空公司的家长)

  • … …

如果您不是留妈妈,看到这个单子,估计也会立刻头大了吧。

而孩子疫情这一仗,如果输了,中招了,以后就没的打了。

她们的时间都在泡各自疫情群,查各种微信号,满心焦虑,彻夜难眠。

这就是留妈妈们的现状。

疫情期间,信息对留妈妈的重要性

孙子兵法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最怕的是,留妈妈们不知道美国校园疫情的状况,也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情况。

很多家长,都在家长群反复询问同样的问题,到有专家来咨询的时候,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孩子的情况,手里没有必要的文件,对自己的情况不知道。

在这个时候,专家一般要做一个工作,就是“澄清”。也就是孙子兵法里所说的,先要“知道自己”。

了解自己孩子的学业,身份,学业情况,然后了解美国校园的政策,课程,新的规定,然后才能做规划,做行动。

不然的话,只能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

此次东航的事情,可气就可气在,事先家长和学生多次给东航客服确认是否有座位,得到肯定的回答。家长和学生自以为有了信息,才做出行动。结果,想不到,这个信息是不准确的。其实这几十个人到机场柜台之前,就已经被一个单子分出来了。

学生离开家门去机场,结果被拒载,16个小时后到家,这里花钱不说,在机场,在大巴,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万一中招,后果不堪设想。

“你就是个中介,就是想赚我们的钱”

在一个厚仁创建和支持的疫情群里,有人这么质问我:”机构都是有自己目的“,“你就是个中介,就是想赚我们的钱”。

作为一个全职、专业的教育顾问和教育组织的创始人机构,十年了,这样的话以前也听过。我认为各自有不同的认知和缘分,有人不认同我,并不伤我心。但是此刻,我却为这位家长伤心。

我这样回复的:

”大家能谈话,也是缘分。各位家长是为了学生,我和同事也是为了学生。有的机构好,有的机构不好。就像出门,有钱可以住五星酒店,省钱可以住如家,甚至在美国可以搭帐篷。我个人认为,在很多时候,五星酒店,能让我旅途效率更高,让我能专心做我要做的,更好完成我的旅行目标。在美国,使用专业服务是经常和必要的,我在美国也用律师,会计师,医生,修理马桶的。态度上,我和他们协作,因为都想做好事情。我和我的律师谈话的时候,很少想,每分钟他要收我10块钱。因为我们有共同的目标要达到,这样目标,对我来说,我愿意付费得到能负责任的支持。就和我一个经常去第三世界旅行的朋友说,她从来只喝买的水,不喝免费的水,不是因为太富有,而是因为输不起。雇得起专业人士,也说明有经济能力和我有判断。美国的穷人就只能去“免费法律咨询 Free Law Clinic”和DIY。很多家长,也是很愿意在美国有导师,有长期规划,有支持,当然,不是免费的,就和律师服务不免费一样。“

图片来源:微信群

在外行走,有人同行,路上有卖茶的,修鞋的,凭手艺来养活生计,让路人走得更远。

教育服务,也是一样。我看到多少孩子,因为穿着钉鞋跑马拉松,鞋不合适,或者漏了洞还要穿,跑不远,跑不快,我想帮助他们。

至于收费,我的态度是,有收费才能有受托责任关系(fiduciary duty)。好的服务稀缺,当然不便宜。刘强东能在美国打赢性侵官司,孙杨输了申诉,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强哥和孙妈对专业团队的选择和态度(成也强妈,败也强妈)。去申诉翻译都不找好,流程都不清楚。这样的事情,在留学家长群体,我每天都在看到,比如转学不及时,升学乱写稿,延误在美国的提升规划计划,拒信申诉不得要领,开除处置不当,缺乏必要的学术辅导,没有在美国的背景提升,简历上只有在中国的实习经历,就业技能缺乏等等。这些留学生,如果有专业指导,可以表现更好,应该进入前30的,只进到前60的还好说,但是本来可以不被开除,申诉不当,搞得鼻青脸肿的不在少数。

在美国,转学,研究生申请到个前50名的大学,甚至前30,对于有能力,有道德的专业机构来说,给以时间,都不是难事。但是如果是上了专门卖假药的”中介“的当,把国内那套拿过来,在美国作假,代课代写代考开假成绩单,被开除甚至被判刑的例子,也是太多了。

免费的午餐,很多时候都不适合你。关于这一点,各位美本的家长,问问孩子们对本校食堂里Meal Plan的热爱程度就好。

这么一段,好像很突兀。我写出来,是想把一些家长心里的疑惑放到桌面上。为什么我和同事花这么多时间更新美国校园疫情(wholeren.com/coronavirus),支持70个家长群。因为我们和家长,有共同的目标。就是发掘潜能,走向优秀。厚仁和企业价值,是以学生为中心,做对的事情,成就学生

(我和我的70位在美国的同事,日日夜夜,在美国校园疫情网,持续更新美国150所学校的校园疫情,并且翻译成中文,也给出原文链接。美国校园疫情网:https://www.wholeren.com/coronavirus-update)

企业价值观决定行为

疫情之下,哪个企业都有难处,都有资源的紧缺和内外的时候,也都知道现在现金流有多重要。

我在想我服务的机构如果处在东航的位置,会如何做?

做法应该会很不相同。我们的价值观包括做对的事情,以学生为中心,造就学生。我敢肯定这两条,一定不是东航的核心价值取向。所以,即便到了取舍的时候,我们应该也会做对的事情,也绝对不会如此欺负学生。

举这个例子,不是说我有多好,只是说,一个企业的价值取向,决定了行为,也让客户大概能预判以后的表现

我们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也有投诉,东航也有投诉,都在改进。但是一个企业,一群人的价值基因,是改变不了的。比如东航、我们、家长、留学生,都有各自的内在价值取向。

越是到紧急的时候,企业的价值观就越重要。国内的一些公司和同行中,俞敏洪老师,我是最敬重的。企业的价值观决定行为。

为留学生说话,是从业者的责任

也有人问,东航欺负留学生,你干嘛要管?

我在美国已经住了25年,超过了在中国的时间,今年5月4号,就是下个月,也是厚仁十年庆典。中国的学生和家长是我的客户,维护客户的利益,成就学生,同时为留美学生和家庭这个弱势群体发声(直面歧视和侮辱,Fight the Fight),一直是我的本分。

在正式场合和非正式的场合、公开或私下、面对媒体、面对学校,我一直在为大陆的留学生和家长说话,争取他们的权益,反对指向中国学生的任何歧视和不公平。

了解我的人可能知道,我是现任国际教育者协会NAFSA的中国专委会副主席。NAFSA是世界上最大的国际教育工作者组织,成员遍布全世界3500所院校和机构。

作为美国国际教育行业内的中国问题专家和领导者,3月27日,我和中国专委会的其他5位同仁,发起并撰写了呼吁疫情时期,特别反对歧视亚裔学生的公开信 (国际教育工作者协会:反对歧视亚裔学生的信),就在NAFSA的官网上。

图片来源:NAFSA

(画绿圈的就是在下, Andrew Hang Chen, WholeRen Education Group)

作为在美国大型的中国留学生服务机构,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本职工作中,除了常规的升学、转学、背景提升以外,也在各种学生和家长处于不利的状况下为他们说话,包括帮助被开除劝退的学生,帮助被寄宿家庭赶出来的学生,帮助申请被WL拒的学生,帮助签证被拒的学生。我有时候和同事开玩笑说,把满分的同学送进宾大有什么难的,把宾大劝退了的再送回去才叫本事

我的业主和客户,就是这些留学生和家长。

我的主业,第一是成就学生,让他们有更好的学术前景,第二是维护留学生和家长们的利益

为留学生说话,让留学生在美国留学过程中达到更高目标,更有尊严,不被人欺负,是我的责任。

携手互助

家长群里,一个宾州州立大学的妈妈,秀了给自己儿子订的洋葱,儿子炒的鸡蛋。

图片来源:微信群

妈妈和留学的孩子们虽然远隔万里,但是留妈妈们对孩子的关怀无微不至。

疫情当前,留妈妈们从哪里获得信息,如果规划去留,如何规划学业,是每个留学家庭面临的问题。

留妈妈们,在疫情群里,疫情网上,好留学论坛上,萍水相逢,互相扶持,共渡难关。

留学长路,选谁相伴,至关重要

美国招生协会
AIRC权威认证

80位
美国双语导师

10年+
名校申请经验

8600+
名校名企录取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微信客服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AIRC 权威认证

ICEF 权威认证

NCDA 权威认证

Rate me!

FITS

资深辅导老师 专家专栏
毕业于美国俄勒冈大学和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获得语言教学和教育心理学两个硕士学位。本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专业是英语语言及文学。在研究生期间,倪老师是俄勒冈大学语言课程的大学老师,也曾在Oak Hill私立高中担任一对一辅导老师,拥有多年的教学经验。目前,倪老师同时在City University of Seattle兼职担任大学任课老师。 倪老师认为每个学生都是独特并需要不同的学习策略的,善于用互动的方式了解学生的背景和需要提升的地方,从而为每个学生制定合适的学习计划。以最有趣的方式,启发学生,帮助学生实现最理想的的目标。
Rate me!
联系我们  »
                           

美国校园资讯

学业优化
实现梦想

扫码关注 >

厚仁学员系统

实时查看服务进度
阅读文档报告

厚仁学员系统

扫码关注 >

联系我们

微信24小时在线客服
美国中国8大办公室

扫码关注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