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今天,是美国的十月一号,美国麻省的法官艾莉森 Allison Dale Burroughs (宾大法学毕业生,推崇自由主义)判定,有383年历史的美国哈佛大学,录取过程中针对亚裔学生提高录取标准的录取方式,并不违法。哈佛赢了。

哈佛大学的校长,还特别发了贺信。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哈佛录取过程中考虑种族,帮助我们创造一个多样化的学生团体,从而让每个学生都能受益』

而如果不幸因为身为被哈佛认为的『错误』种族,或者『好学生人数太多』种族 – 亚裔,没能被哈佛录取的,就因为种族而受到惩罚,不能受益。这是不是创造了一个更好的世界,我也不知道。

北京的工作是能找到,那要看你是生在河南,还是河北了。

信到最后,校长还挺激动,写了这么一段话: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歌词大意是:『多样性创造动人的机会和复杂度挑战。如果我们都希望世界更好,我们必须面对这些机会和挑战,永远让人性激励我们,大度,开放。美国高等教育的主干,就从差异中学习。确定这个承诺,会让我们的大学,我们的社会,更加强壮。』

我很不明白,用普通的西班牙裔,非洲裔的学渣,挤掉优秀亚裔牛娃的名额,就是真正的人性绽放,就能让美国更强大吗?难道学校以外,真实社会上的挑战,也要在能力之前,先顾及种族和出生地吗?

案情解释的小学生版本

这个案子的判决,翻译成白话就是:哈佛因为亚裔学生(尤其是华裔学生)中好学生太多,而提高对亚裔招收标准,而让其他少数族裔,比如拉丁裔,非洲裔学生,在同等条件下,更加容易被录取。这种因为种族不同来实行的不同的录取方式,并不违反禁止因为种族不同来做决定的歧视法律。

这句话,如果让一个小学生念上两遍,都知道不合逻辑。明明是因为种族而做的决定,却说不是种族歧视。

只是因为张三是亚裔种族,就让他比约翰逊这个黑人学生更难录取。这就是因为种族而做决定的定义。

就好比说,『本工作不招收X南人』,就是对出生地歧视一样。

不能种族歧视,是美国联邦法的一部分。

美国司法部的网站上,对种族歧视是这样写的: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联邦法律严禁基于一个人的出生国,种族,肤色,宗教,残疾,性别,和家庭状况给以歧视。

歧视的范围,也有明确的规定,包括: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第一项就是教育。除此之外,还有雇佣,住房,贷款,投票等等。

美国的马丁路德金博士,为什么得到这么多人的敬仰,就是因为为黑人争取到了不因为肤色而必须坐到公车后座的权利。

那么同样道理,生为亚裔,而且也是全面成长的学生,而且可能父母也是洗衣店工人,而得不到被大学招生办平等评估的机会,也是同一个因为肤色的问题。

有人说了,人家黑人当时争取到的是生存权利,而你亚裔争取的是进入最好大学的权利。

这只是要求不同。今天哈佛录取歧视亚裔,明天也不一定哪个公园就不让亚裔入内。

大家普遍认为,因肤色而做的教育和就业的决定,都是不对的。

当然,法官说,除了哈佛大学的录取决定,可以根据种族而做决定,因为哈佛要建的,是诺亚方舟,每种动物都要一公一母,不能多也不能少。

哈佛的目标:校园多样化

而哈佛案子的判决书里怎么说的呢?『如果哈佛没有按照种族分配的限额,那么将无法达到校园多样化的目标。』

校园多样化是办学的一个目的,但是禁止按照种族分配来做决定,却是法律。

大学的目标,不能违反法律。这是比较简单的道理。

美国的加州大学系统,明确规定,在录取中,不能把种族作为其中的一个考察因素。所以有人开玩笑说,『从此之后,加大伯克利就只剩下白人和亚裔了。』但是话说回来,加大录取到学生的平均水平也增加了,因为竞争更加公平了。以前为其他少数族裔学渣特别留下的位置,被白人和亚裔取代了。按照逻辑来说,这些录取时候更好的学生,让大学取得成就的机会也更大。自从2017年,加大系统招生政策改为『不看肤色』以后,大学还算挺成功。好像加州大学还都在逐年上升了。(10所前50,16所前100,美国这个州有什么秘密武器称霸大学排行榜?)

哈佛打赢了亚裔,能打赢美国吗?

(这是加大伯克利的毕业生,也有男女和黑白学生。)

当然了,哈佛这样的藤校,是绝对不会把加大伯克利这样的世界排名第四的一所公立大学放在眼里的。哈佛给自己的定位,是诺亚,生下来,就是要救这个世界的。

校园种族多样化重要,只看才能,择优录取重要?

中国的北大就没把自己这么当根葱,找到学霸,高考数理化接近满分,能得各省市状元,就是理想的学生。只看分数,不看其他。虽然高考也存在不同省的分数线不同,但是,新疆考生中的维吾尔族和汉族考生,在高考统招中是一视同仁的。

至于中国有些大学里『新疆班』这样的特招班级,这都是特别的资金或者特别分配的资源,这在美国也很多。只不过哈佛不愿意这样做而已罢了。

白人和亚裔都是受害者

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强大了,哈佛这些白人歧视亚裔,尤其是华裔。其实不对。这主要是一些理想主义的人,要在哈佛建立一个理想的社区。

其实去年哈佛录取了将近25%的亚裔,创历史新高。据估测,如果这个案子哈佛输了,那么估测亚裔将提高到30%,白人学生比例大幅度提高,而目前的拉丁裔和非洲裔的学生,比例将从14%降低到7%,下降50%。所以从数目上来说,最大的赢家,应该是白人,最大的输家,应该是黑人。

所以目前哈佛的招生方式里,其实白人也是受害者。

录取过程中如何歧视亚裔了?

无限的权力,决定一个学生是否能进入最好的学校,就会导致疯狂。哈佛招生办,也不例外。

因为案子的公开审理哈佛披露了很多以前保密的录取评估材料。简单来说,就是令人发指。

招生办公室在评估学生材料的时候,肆意从材料中,挑出学生属于亚裔的理由,而评以低分。因为什么呢?因为优秀的亚裔太多,同样优秀的拉丁裔和非洲裔却不够多。

现任招生官,掌握着学生录取的生杀大权。而且,所谓的『全面评估』,又不是高考分数,本来就非常主观。就连招生官自己,对录取的标准,也说不清。有非常多所谓『前招生官』指导的华裔学生,也照样没有被录取。

一个真实的黑人学生拒绝被挑选的故事

给你们讲个真实的故事。厚仁的创始人之一,白泊恩,Brian White 博士,曾经在匹兹堡一所比较穷的公立高中当校长。这里黑人学生比较多。这所高中,当时一个教师刚刚被评为美国年度最佳教师,在全国刚刚有点名气。

有一天,突然有一位西服革履的人到访他的校长办公室。一来就说:『你们有福气了!我要从你们这里招一个学生!』原来,这是一位大藤校的招生官。因为特别要招收一个匹兹堡老工业区的穷黑人孩子,满足藤校的『多样性』要求,选中这个学校,今天特别光临。

他对Brian 说『请把你们的黑人学生都召集到一起,我要向他们宣告这个消息!』

Brian很冷静,回复说:『我们学校的黑人学生,白人学生,都是一样的。作为校长,我不能光召集黑人学生。您可以去其他学校。或者我可以召集全校整个毕业班学生。』

这位招生官自然是很惊讶。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只在匹兹堡安排了几个小时,时间宝贵。

于是所有学生都召集在一起,这位藤校代表说:『大家好!今天,我们有一个专门的名额,给你们高中的黑人学生。请过来报名!』

想不到,学生们的反应,却是非但没有欢呼激动,反而是非常有些气愤。

一个黑人学生说:『你们特地给我们黑人学生名额,是认为我们不如其他人,需要特别的照顾才可以吗?』然后,他带头离场了。然后,很多学生,都一起离场了。

非常尴尬。学校当然希望有学生被藤校录取。学校的升学顾问,极力挽留学生,但是也无能为力。

结果,这样一个好好的名额,就这样没人去领。藤校的招生官也离开了。

后来一个黑人学生对Brian说,我当然想去藤校。但是我觉得被这样特殊照顾,并没有被尊重。

只是一场『彩排』

状告哈佛大学的非盈利组织 公平录取学生联盟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并非善茬。他们曾经也状告过北卡教堂山的因为种族录取歧视,告赢了。而且美国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也有案例,因为录取歧视白人,而失败的案例在先。

所以SFFA是一定要向更高一级法院,直到最高法院上诉的。

SFFA和哈佛大学都知道,这次麻省的判决,只是一场『彩排』,因为不管结果如何,输的一方一定会去上诉。

美国最高法院都是哈佛的校友,先有哈佛,再有美国,反正法律也是他们定的。

他们要遵从逻辑,法律还是学校的意愿,这要受到很大的挑战。

我的预测

我认为,哈佛录取歧视亚裔的案子,最终会输。因为这不仅是对起码逻辑的否定,而且美国已经有多个案例判输。

这个案子的结果,会最终改变美国名校的招生规则。

我们拭目以待。

(Pictures Credited to Google)

文:陈航

微信ID:陈航说留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