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校园疫情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此时全国人民同仇敌忾,艰苦战“疫”,很抱歉占用一点你的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但我之所以决定这个时候讲出这个故事,正因为我的一个学生,一个海外的游子,特别的“弱势群体”,此时此刻,也正是同样需要勇气,赢得尊重。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我想用平和有步骤的方式来叙述,并且也不赞成用狂热的方式对待这件事情,更不希望我的学生们因此滋长这样的情绪。所以我特地写得比较长,好比给口渴的人一碗热水,上面再撒一把糠。这样一来,可以帮助太急性子的人,也能读到最后,相信我的学生和家长们能做对的事情。

争取自己的权利,让自己免于被歧视,不被侮辱伤害,并非一次两次的高喊,或是一天两天有了钱就能解决的。而是要在受到歧视和侮辱的情况下,积极改进,要了解所在的系统,要有步骤,保护自己,用合乎规则的方式,表达自己,保护自己的权益,引发其他族裔的同理心,才能逐渐影响和改变中国留美学生在主流社会的生存环境。用毛主席的话来说,就是有理有利有节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美国社会有各种的声音,尤其是在当前,有的是很愚蠢的,有的是充满偏见的,但是这完全不代表主流。下面这个案例所在大学的校长和国际办主任,我也都认识,他们远非仇恨中国学生的种族主义者。

留学海外的中国学生,不管从年龄,社会经验,社会资源方面,都是处于弱势。他们即使受到非常不公正的歧视,往往也选择沉默。这就需要有人来替他们发声。我在美国从事国际教育,所供职的美国厚仁教育今年也进入第十年,我的同事们的使命,不仅是帮助中国学生发掘潜能,走向优秀,也包括帮助他们不被歧视,走出低谷。这不是在喊口号,十年来,我们一直持续在美国帮助学生,让学生更好,为学生发声,鼓励学生发声,给他们勇气。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案例情况

本周一,北美留学生学术紧急应对中心就收到了一个学生的求助信息。

学生说自己很沮丧,他不得不放弃一门课程,希望我们帮助他。

这名学生就读于一所美国著名的研究型大学,这个学季开学时选了政治系开设的一门本科课程,名字叫“改革后的中国”。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课程研究1978年以后的中国,内容涉及劳工,性别,家庭,城市生活,社交媒体,国家主义。研究方法是通过对文学,电影,文献,网络媒体的讨论,阅读,和写作。课程要求,学生要能说读写中文。

大学开设本科中国现代史的课程,这很正常,中国的大学,也开设中国现代史,美国现代史课程。

然后学生发了这个不寻常的截屏,说是课程要求的: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北美留学生学术紧急应对中心的老师,处理过一些中国学生被歧视的案子,但是看到这个仍不免大吃一惊,便要学生发学校官网的文字过来证明。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课程的要求白纸黑字写道:“本校政治系的抄袭政策非常严格,我要求每个学生在文字结尾发誓自己不会抄袭。没有发毒誓的,直接判处不及格。

誓言范例1: 我发誓我没抄袭。如果我在这篇文章里有任何抄袭,这就表示我愿意被我的父母接回去上电击治疗网课;愿意被迫去地铁做安检员打工偿还多年来的学费生活费;愿意被送去毛坦厂高中朝六晚12读高三,永远不能毕业

誓言范例2: 我发誓我没抄袭。如果我在这篇文章里有任何抄袭,这就表示我愿意我男/女友夭亡;愿意我妈再世为虫;愿意我全家灭绝净尽;愿意我国破亡溃败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而且学生说了,这个“誓言”只让中国学生写,而且是用中文写。

我们中心的老师听后马上对学生说,这是一起恶性针对中国学生的歧视和侮辱事件。你先不要贸然行动,我们马上讨论,然后给你解决的意见。

案子处理过程

第一步

先确定学生的学业状况:

老师首先帮助学生确定,学校的选课政策和学生的目前国际生身份状况,如果学生退出这门课程,是否有其他课程可以更换,是否对学生学业,成绩,和毕业产生影响。

 

制定出退课和不退课的可行方案,并配以优劣评估。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第二步

开始为学生进行学业课程的安置:

这个沟通涉及到学生的学业进展。

首先告知学生和家长,即使咱们将这个课程取消,也不会影响学生的正常毕业。虽然已经开学,可以选课的机会不太多,可能会稍微影响学生的课程进度,但是并没有克服不了的问题。

最后学生强烈要求退掉这门课程。于是我们便同同学生一起分析了新制定的课程方案,退了这个课程,换了另外一门课。

第三步

集团教育专家委员会对歧视案件的意见:

因为此事涉及对大陆学生群体的歧视,此事很快上报到厚仁集团的教育专家委员会,委员会成员包括Brian White博士(曾担任过美国学区总监),Kathy White(曾担任过大学分校的校长),June Chu博士(曾担任过大藤的院长),还有我,我只当过国际学生(囧)。

 

经讨论,大家最终一致认为,这个课程教授的言论,明显是针对大陆的学生的歧视。

 

在美国严禁种族歧视,这是联邦明确的法律规定,各个院校和机构都必须要遵守。法律条例中就白纸黑字表明,种族歧视的范围包括针对任何关于肤色,国别的人群的歧视性言论和行为。

 

两年前,在澳大利亚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一位任课教授在考试的时候,要求学生用中文写“不能作弊!”,这在当时引起轩然大波,有关歧视的舆论铺天盖地。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之前那次事件,一些人觉得事不关己,一笑了之,还有一些人则反求诸己,认为那是因为中国留学生都是不成材的富家子弟,经常作弊才导致别人的偏见。不过这次事件,学校公然用中文,把歧视和侮辱的文字,写到了学校课程的官网上了。所以,这次一定要有所态度。

 

专家委员会的态度是,这个歧视事件,既然我们知道了,就有责任管。中国学生的权益不能被侵犯。中国学生在美国高等教育中是一个特别的存在,而厚仁作为在美国的专业国际教育机构,有责任保护他们,为他们发声。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所以厚仁对学生和家长提出四种处理的可能方案。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 第一种,直接面对教授。讲明道理,让教授道歉,给教授一次为自己愚蠢的行动主动改正和道歉的机会。

  • 第二种,站出来。联合其他受害的中国学生,实名向校方报告,要求学校处理,要求自己合理的权益。

  • 第三种,不暴露身份,私下找到学校的监察员。美国的大学,都有一个角色叫做“ombudsman”,独立监察员。独立监察员,可以保证举报人的身份匿名,但是会直接确定事情的处理。

  • 第四种,忍。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前三种方式,我的同事们都会帮助学生准备文字材料和其他方面的全面支持,包括帮助学生写信,学生递交,以及帮助学生演练同校方的沟通。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另外,因为此事充满了对中国的偏见,严重损害了中国留学生群体的权益,甚至是中国的荣誉,作为美国国际教育的领导者,知道了,就不能坐视不管。我们已经委托专人整理,向学校报告此事,如果学校处理不当,我们会向更高级的机构报告。

 

一周内,会以集团的名义,给校方去信。在这个过程中,会就事论事,严格保护学生的学术历史和个人身份。

 

第四步

关于歧视问题,同学生和家长沟通,包括心理疏导:

处理完学业和课程,下一步,老师带着集团专委会关于歧视的意见,同学生和家长沟通,也了解学生和家长的状态。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负责的老师强调,这首先是严重的种族和文化歧视,不管是出自误解还是愚蠢,虽然不是针对学生本人的人身攻击,但都是对上本课程的所有中国学生,甚至是其他中国学生的一个伤害。

如果学生此时能代表受害学生们,站出来发声,是保护自己的群体,也是领导力的展现。这是现实的“背景提升”。这是美国的名校,名企,非常看重的勇气,领导力,和责任感。

老师也告诉学生和家长,此事黑白分明,学生不用怕个人受到打击报复。如果真因为反歧视而受到了校方,或者那个团体的打击报复,那么等待他们的,就不是抗议,而是法律措施了。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学生在找到我们时说:“老师,我这事挺气的。这是教授用中文写的,是在assignment (课程要求)里,而且只有中国人要写这个assignment。”

“我觉得非常生气,但是我又不想找学校折腾。现在我已经drop课(退课)了。”

家长听了孩子跟他们反应的情况也表示:“我也觉得非常气愤,但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钱去跟偏见作斗争,去改变学校什么的。学好本领,早日毕业。明确目标,只要对毕业和升学有益的事情才做。谢谢各位老师的支持。”

学生也表态:“这事我也不想出头,您看怎么解决比较好。“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来自大陆教育背景的学生和家长,遇到被伤害的情况,虽然自己有理,但是怕学校秋后算账,不想做出头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好忍耐,化悲痛为力量的心情,是能理解的。况且学生自己也就是个本科学生,家长也远在中国,又在国内疫区,想飞来支持孩子,都无法做到。

今天,家长出面,帮学生选择了第四种处理办法:忍了。

作为学生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可能是没有能力和勇气去和校方反映,家长也觉得不要引起冲突,让孩子在学校成为学校或者教授,或者某些群体的目标。这些都很能理解。学生和家长是我们的客户,他们的决定,我们都会支持,虽然我后面要说我的意见。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经过老师与学生的再次沟通后,确定学生并没有因此而心情抑郁。并计划在本周末见面,进行面对面的商讨交流。

如果学生能忍,而且以后也不因此留下心理的阴影,这样其实也可以。

案子的处理就到此为止。下面是我给我的学生和他的家长的话。

争取自身的权益 –  Fight the fight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中国留学生在美很不容易,他们年龄小,没有稳定的身份,没有自己的经济来源,语言不通,文化不通,而且又都是独生子女,受到严酷的应试教育磨练,又有over-achieving,超常发挥的中国父母。而美国很多的院校,虽然嘴上说重视国际学生,但是很少有了解中国文化,真正关注中国学生的,况且当前美国的社会,严重强求政治正确和族裔平等,即便很多大学80%国际学生都来自中国,也不可以提供中文的服务。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到,即便是在华人很多的州,而且是懂中文的中国现代史课程,都会出现这么对中国严重歧视和误解的观点,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学生到底该怎么办呢?是一走了之吗?

我来讲个美剧的故事。

去年苹果拍了一个频频获奖的美剧,叫 The Morning Show 《晨间直播秀》,里面有一段。美国最大的电视台的纵容王牌节目主持人性侵女性,很多人敢怒不敢言。而Brad,一个富有正义感的主持人,以一个新闻工作者的良知,搜寻到证据,但最后她也面临着是否后退的抉择。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女主持人Brad此时承受着各方巨大的压力,监制被撤换,准备多日的访谈不得不取消,同事不堪重压用毒品过量OD自杀,在种种阻碍下她也想到放弃,留下“我走了”三个字,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支持者,也是伯乐和导师出现,拉住她说: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不!听我说,我知道事情有多糟糕,但是你不能每次有人让你失望,就选择这样离开。”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你掌握着公司老大纵容侵害女性的证据。”

 

“你以为隔壁城市的人就会更好吗?他们也是人,人性惊人地相似,也同样让人失望。“

 

“所以,你或许就要留下来,打这个战斗   Fight the fight !”

 

现在,学生手里掌握着美国的教授和校方歧视侮辱中国学生的证据,此事的受害者,不仅是学生本人,还包括了选这门课程的其他三十多名中国学生,以及将来要上这门课的学生,整个大学的中国学生,甚至全体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如果任由其发展,那么以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其他事情等着我们,要怎么来忍。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美国的近代历史,是弱势群体一步一步被认可的过程,包括爱尔兰人,天主教人,黑人,女性,同性恋者,犹太人,日本人,中国人。在著名的埃默里大学Emory ,乔治亚理工Georgia Tech所在的乔治亚州,当初建立的时候,就不允许天主教人进入。天主教群体经过不断联合和抗争,终于在二十世纪初,成为了美国大多数大城市里最大的宗教门派。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去年匹兹堡发生的犹太教堂枪击惨案发生后,不光是美国本地犹太社区团结一致,就连加拿大,世界各地的犹太人,都伸来援手,一边强烈谴责种族主义恶行,一边帮助受害者和教堂,恢复社区的信心。

 

在美国这个社会里,有各种不同的声音和意见,如果自己不发声,如果任由自己受欺辱,受歧视,那么别的族裔也很忙,在忙着争取自己族裔的利益,很少有人会主动争取你的权益。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面对歧视和侮辱,甚至如The Morning Show 的女主Brad,了解了其他人遭到性侵而被掩盖的事实,最后选择有勇气地留下,揭露这一事实,赢得了尊重。

给学生的话

孩子,从你在美国上高中开始,我和我的同事们看着你成长,算起来有7年多了,现在你已经在大学高班,是成年人了,你正直向上,我们都很高兴。你爸爸和我是同龄人,有几句话 ,我今天告诉你爸爸要对你说。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可能接触更多的是视频,但我们这一代人,还是认为文字是更深刻的沟通方式。我希望你和你妈妈,看到这篇文字后,可以再考虑一下建议的前三种的处理方式。你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客户,我的确无法像美剧里面的大老板一样命令你,但是,我们尽力引导和鼓励你,拿出勇气,正如《晨间直播秀》Bradley 说的,Do what you have to do——做对的事情。

我知道事情有多糟糕,但是不能每次有人让你失望,你就退课离开。

直面歧视和侮辱, Fight the Fight

而且和你一样,留学生的要求都很简单,远非是耀武扬威,只是被公平对待,如同职场女性不被性骚扰一样,就这么简单。站起来,有理有利有节,有步骤地行动,发声,才能争取到自己的权益,赢得尊严和尊重。

厚仁在美国,我们的责任是帮助你这样的留美学生,发现自己,发掘潜能,走向优秀,充满勇气,赢得尊重。

孩子,即便公理自在人心,但如同美国Me Too运动中的女性,弱者要赢得尊重,就要直面挑战, Fight the f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