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听到我们的声音:美国留学生回国历险记

毋庸置疑,2020年将载入历史。今年发生的种种事情,让无数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有多少人流离失所,又有多少人失去了生命。


在所有饱受磨难的人们中,有一个群体曾经踌躇满志,看似风光无限,却在疫情中忍受着诸多常人无法想象和理解的煎熬,他们就是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


用网友的话说:”今年前6个月,我们先后见证了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1929年大萧条,2008年金融危机,1968年种族大骚乱。”

留学生在疫情期间拍摄的毕业照

国内疫情爆发之时正值春节期间,许多学生寒假得以延长,疫情纵然无情,身边还是有家人陪伴,相互支持依靠。但是当疫情在美国爆发之时,美国的留学生们,却只身一人。


不管在美国经历了多少磨难,他们都不曾软弱,因为一个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们,那就是:回国,回家。然而,回家又谈何容易?不仅机票是个问题,心灵也要承受网络暴力对回国留学生的谩骂。


因此,本文采访了4位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回到祖国怀抱的留学生,一起听听他们的故事。

  H同学

纽约某大学研究生毕业

“抢票一个月,差点买了十几万的机票”


“人心都是肉长的,为什么捐物资反倒被网络暴力?”


“在隔离酒店解锁徒手掏厕所技能”

我本来准备毕业之后在纽约继续呆几个月,过完夏天再回国的。但是从3月起,身边的朋友就在劝我回国,家里人虽然没有催我,但听我爸说,我妈夜里都担心得睡不着觉,我就准备提前回国了。


买完票以为万事俱备了,就开始收拾行李,准备退租,和室友们都告别了,结果第二天5个1政策出台,我的飞机被取消了。


我想过很多办法,比如先飞首尔呆到能买到回国机票再走,但是后来韩国因为疫情只能停留2天。我也想过去日本,因为中国颁发的日本签证不能入境,所以联系了美国这边的日本大使馆,准备在美国办理签证后再入境日本,没想到因为美国疫情也严重了,日本也不允许从美国来的旅客入境。


我整个四月份都在抢机票,找了朋友们帮忙一起刷,也加了很多互助群打听消息。我总共买过三次机票,两次都被取消了。当时票贩子都卖十几万一张票,我妈咬咬牙说“多少钱也要回来”。最后好在家里人四处托关系,买到了韩国转机的机票。我当时提前了一个多月去看机场酒店,都已经全部定光了,转机当天就只好在机场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


我感触最深的是飞机上几乎所有的留学生都穿着防护服,当时就很想哭,觉得留学生太不容易了。我们小心谨慎的遵守着防疫要求,但是还要被国内的人骂。


我出门就戴着护目镜、防护服、口罩、手套,还自己准备了一个防疫健康包,一上飞机就开始给各个地方消毒,一路下来也不敢吃东西,就喝了几口能量饮料。到了首尔摘下戴了18个小时的手套一看,手已经起了湿疹,整个手掌又肿又痒。



我是在沈阳隔离的,当时一进酒店我就懵了,地上全是灰尘和毛发,床上也有他人的毛发,还好我自己带了床单。第二天水龙头的滤嘴还掉了下来,里面一堆黑渣滓,水里也有黑渣滓,我怕感染手上的湿疹,每天就用矿泉水洗脸。洗澡水也有黑沫,前台说是水管老旧问题,没法解决。在隔离期间我还徒手掏过马桶。


为了治疗湿疹,我从网上买了药,虽然酒店是备有医疗组的,但怕别人说留学生回来给别人添麻烦,我就没好意思用。


说起最痛苦的经历,其实不是身体不适或者一些外界因素,而是心累。我是北京人,在沈阳隔离完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北京的疫情又来了一波,高铁停运,飞机大范围取消,本来家里说要开车来接我,有传言说高速封路,北京要封城。当时就崩溃了,最绝望的就是到了家门口还回不去。


还有就是留学生被骂比较委屈,我当时真的是气哭了。我本科校友会给纽约的医护人员捐款捐物资,就被网民骂了。我真的不懂,大家都是人心肉长的,医护人员在第一线救死扶伤,防护用品不足,在用肉搏病毒。

我们捐款捐物资,是生而为人应具备的人性,为什么还会被骂呢?

收到我们物资的医护人员

  S同学

华盛顿DC某大学研一

“历经80多个小时,我终于回国了”


“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做功课,没想到是为了买票”

我研一结束之后回国的。本来打算在美国找个暑期实习,但因为美国就业情况很不好,申了很多实习都没有结果。我是学公共政策的,很多NGO也倒闭了,或者直接项目取消。觉得在美国待下去生活费很高,也无事可做,就想回国了。


我从5月底开始买机票,买了两次都被取消了。到六月中我就开始研究买票攻略,很认真的做功课。从微博、小红书、公众号等等,各种平台研究网友发的攻略经验,了解每个航空航线的情况,能不能行李直挂,怎么去转机国家。


当时下载了所有航空公司的app,那时机票都卖到三个月后了,我就抱着一丝希望,把所有航班的候补登记都填了。本来排到7/15的候补了,但因为国内有时差,等我睡醒看见消息时就已经错过了。


后来,在我坚持不懈的每天刷app下,终于买到七月底从巴黎飞北京的机票,不过去巴黎只能从纽约或者亚特兰大飞。我决定飞亚特兰大,在即将降落的时候,遇到了雷暴雨,机场被迫关闭,飞机也即将没油,只能迫降到其它机场。等飞机加好油,亚特兰大机场再次开放后,我已经错过了前往巴黎的飞机。


红圈为出发地及目的地

当时和航空公司要求退票,航空公司客服说因为天气原因,他们不负责,要我自己跟法国航空申诉,感觉特别无助,还在机场等了好几个小时的行李。我当时挺崩溃的,因为美国的公寓都退掉了,我不知道留在美国还能住哪里。


App上面的机票都要到10月份了,只能先在亚特兰大找个酒店暂时住下。后来通过票代,买到两天后从阿姆斯特丹回广州的机票,感觉自己挺幸运的,从亚特兰大飞荷兰的航班还是比较多,正好买了一张票能接上回国的航班。


我现在正在广州隔离,昨天刚刚回国,算下来路上一共折腾了80多个小时。当初我自己在美国呆了2个月,还要退租打扫卫生,买到机票也忐忑不安,一直担心会出状况,十分焦虑。

现在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K同学

美国中部某大学研究生毕业

“转了三次机,踏足四个国家,历经近60个小时,爸妈终于从焦虑中解脱”


“在机场硬板凳上睡觉的滋味真酸爽”

我其实一开始是想在美国工作,短时间内不回国。当时在美国找了好几个月的工作,因为疫情影响,整个就业市场都不景气,好不容易拿到纽约一家银行的口头offer,但等了2-3周后,对方发邮件说因为疫情,预算有限,所以撤销offer。


那时候在美身份快到期了,无法再继续找新的工作,就准备回国了。四月中上旬开始,一边投着国内的工作,一边开始找机票。


我一共买过四次机票,前两次都被取消了,后面买了一个比较晚的机票保底,之后又不断的刷机票,买到稍微早一点的航班。当时加过很多票代,爸妈很担心,说再贵的机票也要狠心买,但我自己不舍得花那么多钱,就不停刷官网,找路线回国。


疫情期间很久没出门,在室内呆太久了有些压抑,外加室友很幸运,比我提前买到了回国的机票,我就有些头大,觉得就剩自己一个人在美国来抗剩下的日子,挺焦虑的。


好在我的努力没白费,终于买到机票,就是比较折腾,从纽约出发,在首尔停一晚,第二天飞东京,再回上海。整个过程算下来大概60个小时,最痛苦的就是长时间戴N95。据说N95不能戴超过4小时,不然对肺不好,但是出门在外怎么敢不戴呢,所以这一路上太难受了,非常痛苦,脸也一直出汗,气都透不出去。


空荡荡的纽约机场

除此之外就是在首尔转机时,因为不能出境,机场酒店只有两个,早就被订满了,候机厅的沙发椅也都被占完了,我只好在很硬的椅子上睡了一晚上,根本休息不好。


第二天一早飞东京,东京回上海的飞机还延误了,长时间没好好休息,我的状态已经很不好了,整个飞机塞得满满的,人与人的距离也很狭小,即使只飞了两个小时,我都觉得苦不堪言。


落地之后就是各种排队,检测、填表、等酒店……7个多小时,体力严重透支,直到凌晨两点,我才终于到了隔离的酒店。在这近乎没有休息的60个小时里,一直支撑我的,就是回家的信念。


我最大的感触是个人力量在历史进程中不堪一击。有时候觉得有些无力,不管是找工作还是回国,都没法按照我喜欢的常态,我想的方向来进行,都是挣扎着被迫改变。这几个月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和职业规划,对我而言或许也是个新的机遇。

好在我回国我爸妈终于解脱了,他们一直都很焦虑。

  T同学

美国东部某大学研究生毕业

“买了6次机票,被取消了5次”


“被票代坑了还威胁要起诉我”

我是1月底刚回的美国,没想到3月就买票准备回国。第一张票买的5/12的,后来又陆续买了4张都被取消了。当时挺着急的,因为之前春招拿到了国内的offer,签了入职协议,疫情缘故,公司都是只出人不进人,我担心无法按时入职offer会被毁约,所以最后只好找票代花了小6万买了一张法兰克福转机的机票。


买完票后就开始处理回国的事情。因为房子没到期,如果提前退租要赔三个月的房租,当时就不停的在各种群里发广告,希望能短租出去。因为疫情,之前要来纽约实习的租客也取消了行程,加之新生不能按时入学,所以很难出租。最后时间也来不及了,只好用近乎半价的价格租了出去,特别亏。


出发当天,机场人非常多,光排队就花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排到我时,汉莎柜台又说我的票有点问题,因为是在美联航官网订的,所以需要去楼下找美联航的人处理,最后美联航帮我跟汉莎的工作人员交涉,才成功拿到了行李单,由于只能免费托运一件行李,我只有把第二件缴费后才能拿到登机牌。


然而在我排队交行李费的时候,我发现登机牌上我的名字少了一个字母,我就又折回去找工作人员问,对方说登机牌不影响,我就重新回去排队交钱,好不容易排到我,工作人员才发现票代订票的时候,把我的性别填错了。我只好马上联系票代,让他跟工作人员联系,票代也不着急,墨迹了一会才帮我。


等信息更改好了,票代又说柜台把我的第一段票取消了,让我自己掏钱重新买一段飞法兰克福的票,不然第二张票也会作废。我就很生气,明明是票代的问题,把我信息弄错,现在还让我自费买票,并且说之前的票是因为积分买的,也不退钱。


好不容易回了国,我在微博发了篇攻略文供其他留学生参考,其中也讲述了遭遇不靠谱票代的经历,我已经将票代的名字头像打码了,但是没想到还是被票代发现,然后找到我,语气咄咄逼人,说要找律师起诉我。因为微博有显示我的中学校名,没想到票代还发朋友圈问有没有和我一个中学的,想人肉我。



在此期间,票代还不停打语音骚扰我,他们还申请了无数个微博小号关注我,评论我。当时这事情闹得我也挺慌的,我妈还帮我找了律师,他们就不敢怎么样了。


我不懂,这些票贩子手里抢一堆票,然后高价卖给留学生,这不是发国难财吗?


谁家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他们良心不痛吗?

除了这四位虽然命途多舛,但成功回国的同学,还有一些留学生却没那么幸运。我们还采访了一位滞留美国无法回国的L同学,下面是她的故事。

 

  L同学

纽约某大学硕士毕业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我天真的以为戴上红绳就可以顺顺利利”

“姥姥进了ICU,我却只能在美国无能为力”

半年前的我是万万没想到会出这么多事。过年期间在姥姥家,开开心心戴上红绳,想让这一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没想到第二天疫情就大规模爆发了。


当时记得铺天满地的新闻都是武汉抗疫英雄物资不够,心特别痛,一晚上都没入眠。随着事态严重起来,美国开始限制入境,我担心回不去学校,只好匆匆买了提早回去的机票,紧赶慢赶在限制政策施行之前回了纽约。


当时分别时和姥姥拥抱了一下,说下次再来看她,姥姥流着泪别过头,说:学业要紧,快走吧。


一回去,我就加入了很多美国华人组织的给武汉捐资的群。有个西雅图留学生组织的群,还包机运物资去武汉。当时所有人都为国内担忧焦急,我们拼了命的从美国亚马逊买防护服、口罩等物资寄到集中地,再统一寄到国内。


美国华人捐物资群

没想到三月份的时候,美国疫情爆发了。只有华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每个人出门都戴着口罩,即使面对的是被一些低素质美国人侮辱谩骂,甚至暴力对待的危险。


当时的纽约真的很恐怖,家里人整日提心吊胆,虽然我们留学生和家人视频的时候都轻描淡写,说住的地方治安好,让他们放心。但其实,包括我在内,身边朋友遇到这类事情的不下10个。


我自己就曾在地铁站被人吼过“sick bitch, go back to your own country” (病婊子,滚回你自己的国家)。我还有朋友直接被一群黑人围起来吐口水。那段时间,我们每个人出门手里都紧紧握着防狼喷雾,真的太害怕了,也不敢跟家人说,怕他们担心。


所以,后面在微博上面看见对留学生网络暴力的事情,我真的很伤心很委屈。国家有难的时候,我们千辛万苦把美国的物资运到国内,但是我们有难的时候,却被网民恶语相向,说想回家的留学生们是千里送毒。


本来我今年6月要结婚的,因为疫情只能取消。现在已经在美国就业了,就先不打算回国。但是这几个星期姥姥反复住院,前几天我妈跟我说姥姥开始昏迷不醒,让我做好心理准备。看着我妈红了一圈的眼睛,我也开始跟着哭。


我说我要回国,我妈制止了我,一是现在买机票基本无望,二是回去了前后加起来要隔离28天,耽误工作不说,万一姥姥坚持不到那时候……最后一个原因就是美国政策一天一个样,出境之后很可能就无法再次入境了。


当时真的又生气又后悔又无力,真希望半年前能多陪陪姥姥,陪她多打几把扑克,听她讲那些讲过无数次的故事。

希望姥姥坚持下去,一定要等到我回去!

姥姥进ICU那天我画了一幅她

你们想对还在美国的同学说什么?

H同学:保重吧!我们经历了很多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经历第二次的事。要学会苦中作乐,发现和造就美好。就像如懿说的:“哪怕在冷宫也要活得体面”。

S同学:坚持住吧,坚持就是胜利,努力买票总是能买到的。

K同学:自己注意安全,变化不一定是坏事,看开一点,也许变化会带来新的机会。

T同学:现在回国之前要提供5天内的检测报告,鉴于很多地方没症状不能检查,而且5天内也很难拿到,建议必须回国的同学,能尽早回国就尽早,之后政策不知道还会怎么变,没急事的就等等吧

L同学:不管多忙多累,一定要多和家人视频,你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陪他们多久。

这些留学生只是万千人中极为平凡的5个,他们或许就是你的朋友、同学、邻居……他们的故事也仅是汪洋大海中翻起的几朵浪花。希望每个充满善意的灵魂愿意在潮涨潮落时,听到那些浪花下的诉说。


请给予留学生群体多一分理解和正视,少一丝戾气与责骂。试想一下,他们要有多坚强才能忍受内心的寂寞与思乡之情,要有多勇敢才能背井离乡,在异国他乡求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