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校对于本科国际学生高依赖度

近日,川普政府借着疫情之后恢复经济的名义,打出了一系列限制中国特定院校留学生赴美的组合拳,也让许多家长解读为川普将限制留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赴美留学。与中式的不令而行相比,美国的社会、院校存在着颇多的虽令不行阳奉阴违,今天我们就会从美国大学对国际学生的依赖出发,来讨论留美之路究竟是否是末日狂花。

美国的国际学生人数在2018/19学年创下历史新高,连续第四年超过100万国际学生。根据2019年国际教育交流之门(Open
Door Reports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
)报告,国际学生总数为1,095,299,比去年增加0.05%。国际学生占美国高等教育总人口的5.5%。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8年,国际学生为美国经济贡献了447亿美元,同比增长5.5%。

 教育和文化事务助理国务卿玛丽·罗伊斯(Marie
Royce
)说:我们很高兴看到美国的国际学生人数和出国留学的美国学生人数持续增长。
促进国际学生的流动性仍然是教育和文化事务局的当务之急,我们希望将来有更多的学生将美国视为获得学位的最佳目的地。国际交流使我们的学院和大学对所有学生更具活力,美国机构的教育可以对国际学生产生变革性的影响,就像出国留学经历对美国学生一样。

 2018/19年度,中国仍连续第十年成为美国最大的国际学生来源,有369,548名本科,研究生,非学位和选修实践培训(OPT)课程的学生。此外,印度(202,014+
2.9
%),韩国(52,250-4.2%),沙特阿拉伯(37,080-16.5%)和加拿大(26,122+
0.8
%)位居前五名。新兴市场国家同比增长最为强劲,尤其是孟加拉国(+
10.0
%),巴西(+ 9.8%),尼日利亚(+
5.8
%)和巴基斯坦(+
5.6
%)。


从以上这组数据不难看出,川普的限穆令确实在政策上,给留学大国沙特带来了颇多障碍。但是,客观情况下,也不难看出美国大学对于国际学生的依赖。在美国,国际学生最多的五个学校分别是

New York
University: 19,605

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16,340

Northeastern
University-Boston: 16,075

Columbia University:
15,897

University of
Illinois-Urbana-Champaign: 13,497

我们以最不差钱的常春藤名校哥伦比亚大学为例,以人均每年6万美元的学杂费,国际学生就为哥大贡献了9.54亿美元,相当于哥大2019年全年运营捐款(Endowment109亿美元的9%。而从上面这张表格中也能看出,纽约大学,哥大,和东北大学都有着庞大的国际学生项目,所以,即使是这种不差钱的名校,也对国际学生有着强烈的渴望,至少是金钱上的。

中美贸易逆差中有,有一项美国绝对处于顺差地位,就是教育出口。美国庞大的教育出口产业一方面是吸纳国际学生赴美花钱留学,另一方面就是把学校开到世界各地。比如大家非常熟悉的上海纽约大学,昆山杜克大学外,还有温州肯恩大学等。以纽约大学为例,在上海,阿布扎比建立了完整的校区,而校区的运营又高度依赖于当地的政策与招生。若中美关系恶化,那这些出口教育的大学是无法依靠特朗普来给他们收拾这个烂摊子的,所以,只有持续的表达出对于国际学生的兴趣与欢迎,才能在目前的局势下维持自己的利益。

高校圈和科技圈是美国最左派的两个圈子,自由,博爱,大政府主义泛滥。如果说美国哪些人最抵制特朗普,那就是底层的有色人种和大学科技圈的精英阶级。目前疫情持续,美国大量学校都因为科研经费断档,副业收入减少,校际基金收益下降而出现财政运营的困难。但是,能帮他们走出困境的,不是一上台就砍科研经费的特朗普,而是能带来真金白银和更多隐形收入的国际学生。所以我相信,政策性的限制国际学生只是特朗普在疫情中甩锅,稳定人心,赢取票仓的手段,而在11月的大选之后,终究还是桥归桥,路归路,一切尘埃落定。


本文数据来源:Open Door Reports o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al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