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永远不应该对图画书失去兴趣——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都用它来教授人工智能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微信客服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我完全相信图画书。我不认为孩子或成年人会放弃图画书。我听到我那些为人父母的朋友经常带着某种程度的快乐和自豪说:“我的孩子现在可以独立阅读了,不再需要靠图片来支撑。”
我很欣赏父母的骄傲,但当我听到这些话时,我心里想:“可怜的孩子,可怜的爸爸妈妈。”没有人会离开图画书,也没人应该离开。
虽然文学界通常认为儿童读物不严肃,但也许没有哪一种形式能像绘本那样被忽视。即使是板书也会像给孩子们嚼玩具一样被欣赏,而章节书看起来也很像小说,是通往真实文学的绝佳途径。
但说到图画书,它们似乎只是一个临时阶段,适合睡前大声朗读,或在教室里安静地讲故事,但不值得单独考虑。
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图画书都推荐给4-7岁或8岁的孩子,这年龄范围太窄了。不幸的是,图画书被扔掉的速度更快,因为许多学校希望孩子们在幼儿园结束时就能阅读文字。今天,很多父母都喜欢想象他们的孩子在成长和发展新技能,当孩子们在听苏斯博士(Dr. Seuss)的演讲时,让图画书消失。
我们不应该让这种情况发生!
我们都必须认识到,绘本,这个文学界真正的奇迹,对我们的孩子和我们成人所起的作用。图画书在视觉和文字叙述这两门孪生艺术上的突出表现令人震惊。我个人试图告诉成年人和孩子有关人工智能(AI),但给孩子读一本关于人工智能的图画书,我亲眼目睹了这种神奇的效果。我会大声朗读,孩子会笑,不是因为我读的任何东西,而是因为他或她在图片中读到的东西——在解释机器如何学习或机器人如何感知事物时。当我们读一个用文字讲述的故事时,孩子在读另一个用艺术讲述的故事。在我们的儿童AI书籍中,插画师的团队不是简单地遵循书页上的文字;而是创造一个完整的故事,添加细节,创造衍生的故事线。
我们经常从编程和计算机的角度来考虑计算机科学或人工智能教育。但我们需要更多的视觉素养。我最直接的指的是创造和阅读图像;它扩展到更广泛的理解交流和互动。我们都生活在一个高度视觉化的文化中。如果你所追求的是灌输“21世纪的技能”——通过谷歌幻灯片展示、编写代码或制作视频来教你的孩子交流,那么鼓励阅读绘本就能达到这个目的。
我是人工智能教育中绘本的信徒。绘本也为孩子们提供了一种容易理解的方式,让他们知道书是为他们准备的,不管他们是谁,从哪里来。当代绘本中所代表的儿童展现了整个民族、性别、阶级、宗教和地域的多样性。在他们的书中,孩子们乘坐公共交通工具,一起解决问题,在同性家庭中长大,面对身体和情感上的挑战:他们探索想象和幻想的世界,在那里有时更容易解决童年的不幸。
我还会看图画书,如果大家都对自己诚实,十有八九,我们大家还在看。我们正在看的那些漫画、漫画小说、昂贵的咖啡桌书和网络漫画——更不用说Instagram故事和TikTok视频——如果它们本质上不是适合成年人的图画书的话,那又是什么呢?有图像的故事。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努力用绘本来帮助人工智能。我们关于AI的故事就像任何永恒的图画书;这个故事是通过文字和艺术作品的有力结合来讲述的,任何人都可以理解。
我坚持让孩子和大人看我们的人工智能图画书。我们不应该放弃图画书,我是说永远。

美国招生协会
AIRC权威认证

80位
美国双语导师

10年+
名校申请经验

8600+
名校名企录取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微信客服
wholerenguru3 (厚仁学术哥)

AIRC 权威认证

ICEF 权威认证

NCDA 权威认证

FITS

Roozbeh Aliabadi 专家专栏
美国AI教育先驱ReadyAI CEO,全球增长顾问公司合伙人,厚仁集团学生领航导师,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心理作战司前军官,《论坛报》提名杰出青年公民。
联系我们  »
                           

美国校园资讯

学业优化
实现梦想

扫码关注 >

厚仁学生中心

实时查看服务进度
阅读文档报告

厚仁APP

扫码关注 >

联系我们

微信24小时在线客服
美国中国8大办公室

扫码关注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