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临行“撒米班”

留美临行“撒米班”

 

托福90-100左右,SAT 1800-2000上下,目标“前八十”的强校,申请材料已经寄出,除了等录取、准备入学外,还应该干什么?

许多学生和家庭天真地认为,留美真正的起跑,是在九月入学的时刻。差矣!如果那时才开始起跑,恐怕发现自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从元旦前完成申请,到春天接到录取通知,最终在九月初入学,大致有八个月的时间,相当于美国大学的整整一学年!在此之前,你想的也许只是怎么被录取、怎么应试。寄走了申请材料后,为录取该作的已经全作了,应试的压力没有了,正好可以集中精力准备如何适应美国的大学课程。你一周能读三四百页英文书吗?理解其中基本的社会科学概念吗?习惯如何批判性地分析作者的观念吗?当课堂讨论从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深入到州权和联邦权力的关系时,你是否会晕头转向?知道读书报告怎么写吗?一连串问题要回答。中美教育有着天壤之别。在中国教育中一遍一遍刷题练就的本事,到了美国一无所用,而美国大学里要求的海量阅读、分析性思维、明晰的写作,中国的教育则完全没有准备。这八个月,正是跨越这一教育和文化鸿沟的关键期。遗憾的是,许多学生和家长,所忽视的恰恰是这个阶段。结果,许多托福90-100、SAT 1800-2000上下的学生,进了美国大学的“前八十强”,一年后因无法适应而被劝退。

在某种意义上说,美国的本科比研究院难读。在研究院可以专注于自己擅长的专业。本科则立足于通识教育。即使学工程专业,也无法绕开美国史等基本的文科课程。恰恰是这些课程,成为许多中国学生的学业“杀手”。

留美临行强化课程,是针对美国本科课程的基本要求、以及中国学生的普遍弱点而设计,力图在七八个月的时间让学生们作好准备。其中最为核心的目标,是提高阅读能力,力争在留美前登上英文阅读的台阶,同时也帮助同学们了解美国文化的一些基本知识,如宪政原则等等。在此基础上,通过讨论进行批判性思维的训练、熟悉美国大学讨论班(Seminar)的授课方式。

撒米班

薛涌留美预科 撒米班

课程形式:网上“撒米班”(Seminar)互动的文本

学生和老师主要通过电子邮件沟通,集体上课:老师每周布置阅读材料。学生必须自己先完成阅读,就其中的难点进行提问,然后老师进行有针对性的讲解。所有老师的讲解和学生的提问、讨论,都通过电子邮件中的“回答全部”功能达到师生共享。这样就形成一个学习、讨论圈,让学生们在网上尝试和演练美国大学中“讨论班”(Seminar)的学习方式【我们英文字头的谐音,翻译成“撒米班”】。规定的阅读材料,就成为一个“互动的文本”。这不仅要求学生在阅读上跟上进度,而且要积极参与提问和讨论,包括回答老师的问题,保证在和老师及同学的互动中把文章吃透。

阅读材料:从美国媒体的一些重要文章开始,逐渐过渡到一些较难的社科文章。媒体的文章,旨在帮助学生进入当今美国社会文化的“语境”,了解美国的老师和同学们在各种讨论时所涉及的现实背景。社科文章,则旨在让同学们熟悉美国大学通行的思维和分析方式。比如诺奖得主克鲁格曼评价另一位诺奖得主弗里德曼的经典文章,高屋建瓴地概述了二十世纪经济学说,乃社科入门之必读。阅读以精读为主要形式:每个生词都必须查字典、每个句子都要搞懂。每周从二三十页起步,数量逐渐增加,最终增加到每周五六十页。难度也越来越大。在开始阶段,媒体的专题和评论文章较多,后半程则经典渐渐增加。如果精读最终每周能够完成五六十页,那么距离泛读每周200页的标准就非常接近,应付美国强校第一年的挑战就比较有把握。

班级规模:五至八个学生左右,额满为止。

课程时间:2016年1月10日至8月10日

学费标准:19000元

临时插班学费标准:每月4000元

滚动报名,先报者优先入学。额满为止。课程开始后如有报名者,在课程仍有空席、学生有能力跟上进度的前提下,可按个案处理,以月份计算学费。

课程开始后一个月内退学,将扣除已授课部分的学费和占学费10%的行政费。开学一个月后,将不再退回学费。

有特殊需要的学生,可以选择一对一的课程。学费标准请参照“薛涌留美预科”的半年强化课程。

所有上课邮件中的文字,严格限于老师和同学之间的交流之用,属于老师的知识产权,受到法律保护,不得外传。违反者将被开除学籍,并承担法律责任。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国内有的媒体报道是这么翻译的:“每天美国人都需要一个冠军,我想成为那个冠军! ”听起来,好像不是选总统,是参加奥林匹克。选总统要争每张选票,用的语言必是最简单、最大众化的。而这是中新社的文稿,大媒体。译者定是科班出身。怎么这么不对劲?

其实,champion 这个词,除了冠军外,还有其他常用意思,比如捍卫者,奔走呼号者等等。作动词时,大概用近年来流行的网上语言翻译特别传神,即“挺”,“力挺”。她的意思是,每个美国人都需要有人力挺,或者捍卫,即需要有人为他们的利益而奋斗,我就要当这样的人。

为什么大媒体的专业人员会闹出这样的笑话?因为这些人是我们的教育体制塑造的,甚至可能属于水平上乘者。在中国学英语就是这样,从小到大,一天到晚就忙着考试,勾题,背单词。真正的阅读经验很少。我今年教一组学生,SAT都在2000分以上,也都被“前五十“级别的美国名校录取了。但翻译这个champion词,全犯同样的错误。其实,知道这个词的多重含义的人,包括我自己在内,恐怕大部分不靠背单词,也没有查字典。就是见多自然明白。说到底,要把背单词、准备考试的时间多投入点在阅读上,这个词很可能就无师自通了。

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我戏称为“背单词后遗症”,闹不好会折磨人一辈子。这也很能透视出中国学子留美学业准备的缺失。留美,就是去美国读书,不是去美国考试或背单词。准备了半天,单词背了,考试也考了一大堆,但会读书吗?这个问题,很少有学生和家长问。

我曾提出,留美的先决条件,是一周具备阅读200页英文书籍的能力。可惜,几乎没有听说一个学子出国前在这方面自我检测一下。我这个说法提出后,许多在美国留学过的人士指责我低估:实际应该至少是四五百页。对此,我并不否认。我只是觉得,有每周读200页的实力,至少面对四五百页的阅读量还有望糊弄过去。如果选理工课程多,200页也就差不多了。可惜,即使这个打了折扣的最低限,在很多人看来还是危言耸听。

另外,关于美国历史、社会文化的基本知识,出去前最好理解一二。我的许多学生,自以为很了解美国,因为特别喜欢看美剧。网上许多小年轻,也根据美剧大谈美国如何如何,觉得自己已经很懂。这如同西太后靠看京戏治国一样荒唐。在美国的社会文化中,那些白天在家看美剧的,多被认为是无事可作、教育程度低、无处打发时间的“输家”。去美国读书,看美剧练练听力未尝不可。作为文化上的准备,则是大错特错。

我是很实际的人,一直认为:要留美,考试关不可不过。但最基本的考试就是托福、SAT这两个,而且有了差不多的成绩大致就可以。如果还有余力,考一两门AP就算锦上添花了。不能把所有精力都用来对付考试。要有时间经验一下中国的社会,有时间进行大量的、无功利目的的英文阅读,有时间思考。现在许多留美学子接受大学面试,人家要求谈谈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这本书怎么影响了自己,居然无话可说。这样还想到大学参加课堂讨论吗?

总之,留美是年轻人成长的一步。但是,为了留美,把一切都停下来,搞得自己没有时间成长,那就还不如走别的路。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不行会再被刷下去,紧张得不行,于是不停地计划:重考两次SAT,学几门AP,一下子又进入了临阵前的紧急应试状态。

这种恐慌心理,遍布了中国的所谓“留美党”。其中流行的一个说法是:现在竞争越来越激烈,要求越来越高,几年前SAT过2000还可以,现在不行!要再高些,要AP,要许多其他考试,于是层层加码。我有一个学生,申请已经递交,又报了九门AP,还要通报给所申请的学校。我最终告诉他:一门AP,相当于大学的一门入门课。大学一年两个学期最多就选十门课。九门AP就是一年的大学课程。你一个高中生,还有这么多普通功课,一口气选九门靠谱儿吗?我女儿所在的高中,属于美国顶尖的公立高中,但高中高年级的学生,最多也就选两门AP,多了老师会劝阻,怕孩子吃不消。这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学习精神,固然难能可贵,但怎么能令人信服呢?作为一个在美国大学里教书的人,当我听说你一年选了九门AP时,我本能的反应不是钦佩你的能力和精力,而是怀疑你是否能够深入学习任何东西,是否都是蜻蜓点水,是否有充分的时间思考。学校未必就会因此对你有什么好印象。

也许,这是个极端的例子。我这位学生也确实是个SAT几乎满分的学霸。但是,这种超人精神,弥漫在整个“留美党”里,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我特别吃惊,那么多孩子:十六七岁就已经参加了那么多考试,并还要计划再考许多,重考许多。不是因为痛恨中国的“应试教育”才要出国吗?但留美的应试热度,并不比高考低。

为什么?其根本原因,还是大家用中国的高考心态对付留美。一位资深的美国教育专家这样概括:“中国的高考制度,是找个理由把你刷下去。美国的大学申请制度,则是找个理由把你拉进来。”这话当然并非放之四海而皆准。比如,进常青藤,竞争的激烈程度仿佛中彩票一样,人家甚至不用找个理由就把你刷下来。但是,次一级的学校也都是非常优秀的大学,至少有七八十所。我甚至认为:在这个等级上,美国高等教育有点产能过剩,找到有一定水平、又支付得起学费的生源并非那么容易。你在中国的高考体制中也许是个丑小鸭,申请这个层级的美国大学时,只要成绩靠谱、战略得当,就可能发现自己原来是位公主,追求的人还真不少,有时你都不知道该跟谁走了。所以,我劝那位没有进北大清华的优秀学生:美国这个层级的大学,教育质量大多超过北大清华。有几个学校可能拒绝你,但同等水平的学校很多,最终肯定不会辜负你的努力。

莫名其妙的恐慌,来源于对美国的高等教育情况不了解,道听途说,添油加醋,有些故事就越传越神。不错,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都要出国,竞争激烈了。但是,美国大学录取的中国学生,增长速度恐怕更快。所谓申请越来越难、SAT要求越来越高的说法,更是无稽之谈。SAT本来就不是大学入学考试,没有什么录取线,SAT的平均成绩或中等成绩几乎每年都公布,各校录取学生的有关成绩也都有案可查,多少年来都出奇地稳定。怎么可能两年前2000分还可以,现在就不行了呢?

真相是什么?托福过100,SAT过2000 ,这些都已经是非常优异的成绩。 进“前五十”的机会很大。万一进不了怎么办?那就进“前六十”、“前七十”。问题是,中国的家长往往不相信凭这个成绩能进“前五十”。如果进不去,就恍如世界末日。其实,“前五十”这到心理门槛,是中国人自己定出来的。美国人全无此概念。你问美国教育界人士:第六十几的大学和地三十几的哪个好?他们多半回答不上来,觉得名次很荒唐,最多会说各有所长吧。中国的高考塑造了分数线、一本、二本。这些已经内化于中国人的意识深层而无法自拔。美国大学申请没有这些。于是,中国学生和家长们就自己发明出来这些,强加在美国高等教育上,然后用来吓唬自己。还真有些家长,被吓得夜不成寐。

留美孩子要先进入中国社会

如果你想让孩子对留美有充分的准备,首先就要减负。扛着高考和SAT这“两座大山”,孩子会在压力下迷失、甚至垮掉。减负的关键,还是比较早地确立目标,在学业上有所取舍。从这个角度说,脚踩两只船,不如早早并入“单轨”,专心致志地准备留美。

我的意思,绝非让孩子放弃有关中国的知识。从成长的角度看,十三到十八九岁这段青春期,是一个人心灵最敏感、思想最敏锐、吸收能力最强的时期。孩子要在这个时期思索人生、认识社会。如果生活在中国的环境中,当然必须积极和这个环境互动,而非与世隔绝、躲入另外一个语言中。我的一位小朋友,当年是杭州外国语学院的头名,去芝加哥大学读本科,又是物理系头名,毕业后被美国八个顶尖的博士课程录取,最后拒绝了哈佛、MIT而去了斯坦福。看看这种超级学霸准备留美时在干什么?他带领同学进行社会调查,写了厚厚一本调查报告,虽然很幼稚,但一眼就能看出其中一颗青春向上的灵魂。他一度想学农业,解决中国农民的问题。最终虽然阴差阳错钻进理论物理,但青春期时认识社会所获得的使命感,对他一直是个激励,使他学什么都特别快。

这位小朋友,让我想起自己的青春期和大学岁月。我在文革最后时期懂事,接触了许多社会的“阴暗面”,立志“改造中国”,并研读历史,试图探索中国贫穷落后的根源。许多家长很实际。觉得孩子这么海阔天空地不切实际,会白白浪费时间,耽误自己的前程。他们并非全无道理。回头想想,自己当年那番“改造中国”的雄心壮志,一点实现的影子也没有,如今跑到美国教书,早就放弃了。这岂不是个失败者?当年花那么大精力钻研的东西岂不都浪费了?

然而,这些家长忽视了一个学习心理的问题:当一个改天换地的雄心壮志在青春期的孩子心中扎根时,这孩子一夜之间仿佛就变成了个超人,干什么都有目标,学什么都快。因为他们是带着问题去学的。在我那非常实际的父母眼里,我初中毕业时功课一塌糊涂,高中后整天就知道海阔天空、不着边际,典型的败家子。他们恐怕至今也不理解:这么一个家里最不成器的孩子,两年后居然在北京高考中名列前茅,简直“光宗耀祖”了。这里,动机是一切。而动机,是成长的产物。有了动机,就总能带着问题去学。这种“问题性”象个大书架,帮助把庞杂无序的知识象书一样归类,使用起来有头绪。学霸之所以“霸”,在于他们有一个与众不同的“意识结构”。这种结构不仅随时对所接触的信息进行整理归类,而且还会创造强烈的知识饥渴,主动去索求自己所需要的信息。在这种状态下读书过目不忘,也就毫不奇怪了。所以,家长给孩子提供条件认识社会,会刺激孩子的成长,学业上也会一日千里。不要把社会活动仅仅当成一种申请大学的资历。这是养育孩子智商、情商的沃土。

计划送孩子留学的家长,如果把孩子关在门里刷题,等于阻断了孩子正常地和自己的生存环境互动的过程,甚至可能导致精神残疾。我就接触过许多这种刷题出来的孩子。看他们的SAT成绩,真是挺吓人的,英文实际能力也不错。但是,他们谈吐贫乏无味,简直就和没脑子的人一样。在日益流行的大学录取面试中,这些人麻烦特别大。更重要的是,进了大学后,学什么都慢。因为他们脑子里缺乏“问题性”,缺乏社会敏感,缺乏整理、索取信息的“意识结构”,根本感觉不到所学习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只是没精打采地拿分数而已。他们因为刷题而跳过了一个人生成长阶段。在下一个阶段就一步也迈不动了。

真决意留学,就解除了高考的枷锁。我的意思绝非放弃学校的正常学业。相反,我鼓励学生们在学校和社会中多投入。真碰到有意思的东西就去钻研。但是,此时的学生再不必去刷题,再不必死记硬背五六遍、一定要把90分提高到99。学生应该感到一种解放,从此为了知识、兴趣,而非为了分数而学习。这样可以花很少的功夫,学到很多东西。一句话,如果学生还在中国读书的话,留美不是脱离中国社会的借口,而是进入中国社会的动力。抛开成长的问题不说,这些学生日后可能回国,可能在美从事和中国有关的事业。青春期时期对自己的社会的理解,往往是一生的本钱。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大家要意识到,真正有收获的留学,是文化上、语言上、知识上的巨大挑战,按说只有最精英的人才有能力迎接这种挑战。现在留美成了可以购买的产品,自然阿猫阿狗都可以出去。但这也无法掩盖留学这种具有高度挑战性的本质。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家长们意识到这一点,从小就给孩子进行准备,特别是到十三四岁时,就开始全力准备。这比起那些拍拍脑子就送孩子出国的家长来,已经迈进了一大步。

问题是应该怎么准备。与我们那个时代相比,现在的孩子机会多了不知多少倍,压力按说应该小不少。事实上,一天到晚打游戏的孩子比比皆是,也都整天嚷嚷着留学,家长照样埋单。这些人就暂且不论了。不过,那些积极上进、有出息的孩子,恐怕比我们当年拼高考时压力还大,因为他们往往都扛着“两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是以高考为导向的普通功课。这已经相当繁重。我接触了许多学生和家长,即使在国际班里,也不可能对“高考轨”上的要求全然不顾。教育部规定的一些课程必须完成。这就分走了许多精力。“第二座大山”,当然是留学。比如我的许多学生,他们的SAT成绩,往往比他们最终所进的大学的美国学生的成绩要高,或者平起平坐。非母语的学生和母语的学生打平或胜出,这需要多么大的努力?!

孩子们不仅要扛着这“两座大山”,而且家长和老师们还在这两座大山上不断加码:在班里的普通功课中要名列前茅,在SAT上要击败美国人,甚至还要考AP。孩子能扛得动吗?可以说,这些不仅是超人的要求,而且属于非人的要求。孩子不被压垮才怪呢。

我在教学中就碰到许多这样的问题。比如,某个学生学习了一段后刚刚上路,马上告假,说有中考,或者什么别的考,课程只好中断。一次两次也许还可以,但这种事情出现的太多,教学就无法达到目标。有家长报告,所谓准备中考,就是一遍一遍地刷题。哪怕家长明确告诉孩子“考试成绩不重要,反正以后是去留学“,但孩子受不了排名下降后同学和老师的目光,非刷题不可。还有些学生身在国际班,要应付国际班的种种无理要求。比如,有的国际班定下规矩,人人考托福,然后根据托福的成绩分班。每个学生都要背托福词汇,一天一百个,背不会不准回家,结果被关在学校到晚上十一点以后。有个学生,程度明明还不行,但必须遵从国际班的要求上几个AP课程。我警告家长:这种程度上AP实在揠苗助长。家长则说:这是学校的统一要求,学霸学渣一锅烩。

孩子肩负着这“两座大山”的“不能承受之重”,表现差强人意是很自然的。这只能加剧孩子的压力和家长的焦虑。结果当然就是督促孩子再拼一拼。这样循环下去,孩子的压力就越来越大。我的学生中,一年考了三次SAT的就有好几个。其中一个第一次考过两千分。在我来看,这已经“够了”。但他心里不踏实,居然连续又考两次,不幸反而跌倒两千以下,信心受到极大打击,意志消沉。我曾非常震惊地质问家长:中国没有SAT考试,要考就得去新加坡、香港。这么折腾一次要花多少精力和金钱?值得吗?假设每次考试要用两个月不停地刷题备考,一年三考,半年多的时间就没了。这样还有时间学什么呢?

我是从自己留学、在美国大学教书二十多年的亲身经验中总结出了一套课程体系,希望用来帮助这些年轻学子进行必要的留学准备。况且,让孩子投到我门下的家长,都非常认同我的教育理念。然而,即使是这些家长,最终也往往“投降”:“薛老师,没办法,孩子要忙考试,停一段吧。”我转念一想也对:孩子每天这个考试那个考试,处于紧急状态中。我这里没有考试、没有分数,目标是几年以后的事,不牺牲我的课程牺牲什么呢?这样七停八停,最终该准备的东西反而准备不好。这就形成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实:大家都想留学,而且都在为留学疯狂地奔忙,乃至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准备留学了。在美国的大学里,我碰到一个眼看要毕业的学生,他居然跟我说:“老师,我们出来前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学英语呀!”

家长的关键性角色

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的鼓点越敲越响。让人不禁想起2008年她的一段竞选广告:夜深人静,美国人民都在熟睡。突然白宫的电话铃声响起。世界有大事发生。广告问选民:谁接这个电话你最放心?

这大概是2008年大选最戏剧化的电视广告。意在凸显经验丰富的希拉里对初出茅庐的奥巴马的优势。当然,这也反映着总统责任之重大。也许半夜三点,世界就突然进入了紧急状态。

其实,白宫半夜三点的电话确实响过。那是在1978年。但是,这个紧急电话不是关于核战争或任何重大突发事件,而是力图开启改革开放的邓小平要求向美国派遣大量留学生。当时,卡特总统的科学顾问Frank Press率领美国科学家代表团访华。在见邓小平时,随团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主席Richard Atkinson还特别问起:如果中国派留学生到美国,你是否担心这些学生会“叛逃”。在美国人眼里,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对西方充满警惕。没有想到,邓小平要求美国立即接受七百名中国留学生,并在未来几年内接受几万名。美国人当场就被雷晕了。Frank Press觉得情况紧急,半夜三点钟打电话把卡特总统叫醒,要求他批准这七百人的计划。据说卡特当场答应了以后,似乎人还没醒过来。

这是傅高义的《邓小平传》中记下的一段佳话。如今,中国的留美学生人数已经达到28万左右。留学,已经成为中国教育中的核心公共话题之一,而且这个话题只会越来越大。这体现了全球化在教育上的表现,以及中国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准的全面提高。不过,从几千三到接近三十万人,留美已经成精英走向平民,带来的挑战也非常之大。

留美热从八十年代到今天的一大变化,就是留学的低龄化。过去留美的,主要是研究生;现在则是大学本科生,甚至高中、初中的小留学生也迅速崛起。这就给留学准备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我个人九十年代初留学,属于“老一代”留学潮的末班车了。在那个时代,出去读博士的比较多,年龄也比较大。许多人快三十才出去。我个人进入耶鲁研究院时则已经34岁了。那时学外语的条件不比当今,在英语方面的准备相当不足。但是,美国的研究院注重专业,不象本科那样讲究通才教育,你可以躲在自己的专业中,回避许多语言文化上的障碍。另外,出国时年纪大,人成熟不少,准备的时间也长一些。更何况大家多是拿全奖出去,选拔很严,出去后适应能力自然比较强。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到那个年纪出去,大家多多少少练就了点“看家本事”,有一技之长,能够为校园作出贡献。记得有一次上讨论班,明明是我没有读完指定阅读,心里很虚。轮到发言时就急中生智,抓住作者的主要论点,用一大堆中国的例证对之质疑了一番,老师和同学居然听得出神,大大出了一通风头。

现在的小留学生,情况迥异。首先,美国的本科注重通才教育。你数理化不管怎么好,也要选不少文科课程,赶上些美国史之类的必修,语言文化上的障碍很难绕过去。另外,这些小孩子在国内还没有读大学,缺乏社会经验,更谈不上什么一技之长,到了那里难以通过“发挥优势”来出人头地。美国的学校招收外国学生,除了挣学费收入外,一大动机就是增加校园的多元性。具体而言,中国崛起为世界大国。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中国文化的规则和价值是什么?好的大学,希望有些中国学生作为活范本,让美国学生加强对中国的了解。可惜的是,许多小留学生,在国内一味应试,不了解社会。我曾教过一个孩子,连“盲流”、“鬼城”等等都不知道。关于中国,他们反而要听读了《纽约时报》的美国学生给他们讲。其实,他们根本不会听,因为他们往往和美国学生没有接触。这样,他们对于校园文化的价值,就基本丧失了。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年龄太小,准备留学的时间短,不仅自己没有“中国经验”拿到美国“兜售”,更缺乏必要的语言和文化基础接受美国文化。我们当年出去读研究院,都是自己准备,象个拓荒者,整个过程非常独立。当时的家长绝大部分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更不用说留学了。好在我们那时二十几三十岁,有独当一面的成熟读。现在留学年龄一降问题就来了。毕竟,留学必须进行长线准备。18岁出去,准备过程至少五年上下,也就是从孩子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开始。为成熟的孩子自己无法进行长期规划,自然凸显了家长角色之重要。

可惜,现在的家长,虽说大部分都受过高等教育,但真有留学经验的,特别是有成功的留学经验的,还是绝对少数。包括我在内的这整一代留学生,即使很成功的,有的也是研究院的经验,很少有在美国读过本科的。目前国内的中小学虽然开设了不少国际班,但老师们大体也是如此,基本没有留学经验。结果,大家准备留学,往往道听途说,盲目跟风,弄得孩子无所措手足。

可见,留学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家长的问题。家长为孩子规划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塑造着孩子的成败。而缺乏经验的家长,在这些方面问题又特别多。这里,我们不妨谈些最常见的问题。

【薛涌留美预科】将引入美国史课程

【薛涌留美预科】将引入美国史课程

“薛涌留美预科”仍然以全面为留美学生进行语言和学术准备为宗旨。在这个框架中,美国史将成为我们核心的教程之一。

为什么要读美国史?

从最实际的角度看,美国史是“美国英语”的基础。SAT从2016年开始全面改革,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变化,就是美国的经典大量进入考试。这些经典,如《独立宣言》等等,无不镶嵌在美国史的框架中。对美国史无知,连语言测试都难以通过。

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学生选择美国史AP考试。遗憾的是,大量AP历史课程的培训师,并没有经过历史博士课程的训练。AP是大学低年级课程。这种大学基础课程,都应该由有博士训练的教授讲授。我希望以在大学历史系十多年的教学经验,促进AP美国史教学的规范化和专业化。

即使对于那些不考AP美国史的同学,留美前读一遍美国史也十分有必要。在许多大学,美国史属于必修课程。哪怕学工程也绕不过去。因为美国史的许多内容对美国学生早就属于常识,他们在中小学已经系统地学习过,所以大学级别的美国史课程起点甚高、细节繁复,对外国学生来说尤其难。美国史往往成为中国学生的“杀手”。AP美国史的普通教程,如American Pageant ,就有1100多页,而且是大开本,阅读量奇大。大学里往往还伴随大量参考材料。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许多中国学生大一就败在美国史上。

许多同学,看到诸如American Pageant 之类厚厚的教科书后,哀叹美国史永远学不会。但是,这恰恰是留美不可逃避的挑战。在我看来,哪怕出国前把这种书学一半,至少对第一学期的美国史课程大有帮助。而留美第一学期恰恰是中国学生最大的难关。如果第一学期GPA太低,就会影响整个大学的GPA,对日后的前途形成巨大障碍。

美国史对于留美的这种关键性,有着深刻的原因。对于那些立志在美国打天下的同学,美国史是一生事业的基础。比如,联邦权力和州权的关系,乃贯穿美国史的主脉。这并非抽象的历史问题,而是渗透在当今美国社会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果这个问题不了解,有时打官司连去哪个法庭都不知道。美国史,实在是进入美国社会的门径。

学习美国史,需要多长时间?一般来说,课程设计是一年。但这是对美国学生的。中国学生最好把一年的课程拆成两年。否则压力太大。

我因为职业原因,接触教科书的机会比较多,比如American Pageant和Understanding the American Promise等等。这些书往往都是大开本的1000多页,相当于我们普通书籍的2000多页。一周的阅读量,大致是普通开本的50页左右。这确实是普遍美国大学历史基础课的阅读量了。中国的高中生尚不具备这样的阅读能力。所以,能早开始尽量早开始。如果不能早开始,就能读多少读多少,总比不读好。

暑期美国史撒米班

暑期美国史撒米班 到美国读本科,美国史很难绕开。美国的大学注重通才教育。不管你学文学理,都有些基本的必修课。这些必修课中,理科方面相对容易对付。因为中国学生这方面功底比较好,美国学生则比较差。同时,理工科上的语言文化障碍非常少。问题主要出在文科课程上。文科的难度,又以美国史为最。

究其原因,是在美国学美国史,起点太高,文化隔膜太深。比如美国史开始就涉及宗教改革,引出一大堆关于天主教、新教、清教的基本知识。美国人信基督教的,在总人口中占70%以上。这些宗教知识早成了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美国人学美国史,很多常识不会从头讲。况且,美国学生在中学高中时期都系统地学了美国史的课程。中国学生在这方面一片空白,再用人家的母语在这个领域去拼比,怎么可能不“输在起跑线上”?

“薛涌留美预科”引入美国史的系列课程,就是针对这一问题。

美国高中的AP美国史,是一年的课程。暑期大致只有七周的时间,只希望能够引学生入门。我们尝试开设撒米班,即网上讨论班的形式,给学生提供一个“尝试”美国史的机会。七周课程,最多能讲七章,实际上大概能讲四五章就不错,要看学生的程度。这主要是美国史开篇的几章,内容覆盖殖民地时代,一般不会讲到美国的独立战争和建国。所以,严格地说,这是“美国前史”。

这一历史时期非常重要,在AP考试和日后的大学课程中,都不能掉以轻心。对于中国学生而言,这段历史也很难把握。首先,这段历史,用我的话来说,就是“美国的基因”。很多当今美国的社会经济政治问题,都可以追溯到那个时代。比如,为什么美国人对联邦政府那么不信任?为什么在政治文化上南北那么截然对立?为什么美国的地方市镇、州的权力那么大、那么独立?这些当代问题,必须回到殖民地时期的经验才能理解。另外,这个阶段北美的一切发展,都必须放在世界史的视野中才能理解。比如欧洲的大国竞争、新教改革所引发的宗教冲突、西非的奴隶贸易等等,都直接塑造了北美殖民地和后来的美国。

美国史难,难在起步。暑期课程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学生经过暑期的“品尝”,对学习美国史的难度、兴味等等,有直接体验,可以帮助他们决定是否在这方面投入精力。另外还需注意:留美最大的挑战,是在第一学期开始阶段。那时初来乍到,晕头转向,语言也不过关,很多意想不到的危机要对应。美国史开始这几章,基本就是这个时期所学的内容。事先有所准备,等于为“青黄不接”的时期进行一些积累,说不定能救燃眉之急。

时间: 7月12日—8 月30日(七周,周四学时)

价格: 4000元

最低班级规模:4人 (需要达到基本人数才开课,否则退化学费)

因撒米班不是一对一课程,需要遵守大部分同学的日程,时间比较固定。因为集体项目,一经开学,学费恕不退还。 如有需要灵活日程的同学,建议参加一对一课程,价格比照暑期魔鬼阅读训练课程价目。

你为什么要进行“暑期魔鬼训练”?

新版SAT直言不讳的目标:惩罚应试者!这证明了“薛涌留学预备课程”一贯原则的胜利:教育不是培训,读书不是应试。要扎扎实实地提高英语阅读水平、通过原版文献吸收知识、提高理解力和分析力。即使是那些在应试道路上“死不改悔”者,如今也不能对我们的课程掉以轻心。

放眼2016年的新版SAT,我们长期战略的第一步,就是今年的“暑期魔鬼训练”。

留美学子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课程?

薛涌大概是唯一为中国学子讲授留美预备课程的美国大学教授。对许多学生入学前准备不足有亲身实感。他是九十年代的老留学生,在阅读挑战巨大的耶鲁大学历史博士课程中,有一番个人的挣扎以及许多“过来人”的经验。所以,课程设计非常有针对性。特别能够帮助中国学生在头两年渡过许多文科必修课的难关。

而更为切近的,则是准备几乎成为留美必须的SAT。在SAT的各项中,“批判性阅读”最难、提高最慢、也最被各大学所看重。SAT的应试技巧,通过两个月集训就可掌握。根据美国权威的调查,应试培训所能提高的SAT成绩幅度一般不超过2%。在800的总分中,2%不过是16分。真正决定成绩的,还是阅读实力。实力是500分,应试培训帮你提高2% ,那就增加10分,成绩达到510;实力是600分,2%就是12分,成绩达到612。所谓提高50分、100分等应试培训魔术,不过是些广告术,已被大量的调查数据所戳破。

2016年SAT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革,其中一个目标就是瓦解应试培训的效力,使这2%的提高也难保证。更有甚者,SAT改革已经明确宣布:《独立宣言》、《联邦党人文集》等“美国经典”将进入考试。对这些内容,中国学生非常陌生,常规培训也从不覆盖。比如,要了解《美国宪法》,就必须知道《邦联条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联邦”和“邦联”(Confederation)的区别。可惜,绝大多数中国学生,对《邦联条例》听都没听说过。这还谈得上什么理解?

我们的课程,从阅读的语言技术性问题入手,深入到美国和西方的文化历史背景,学习的不仅是语言,而且包括基本的人文、社科知识,通过“批判性的阅读”训练分析思考能力。阅读内容包括《SAT改革内幕》、《收入的阶梯》等一系列讨论美国高等教育和社会问题的长篇报道,诺奖得主克鲁格曼的《谁是弗里德曼》等经济学、社科入门读物,还有一系列美国史上的经典。这不仅为同学们应付SAT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对迎接文科AP考试也大有帮助。要知道,AP考试近来风行美国高中,在大学申请中越来越重要。一向偏重理工的中国学生如能在文科AP胜出,申请时自可先声夺人;进入美国大学后,面对学业压力也应付自如。为此,对于一些比较成熟的学生,我们考虑在课程中加入若干美国史的阅读材料。

薛涌:我为什么要求学生翻译

我为什么要求学生翻译?

 

第一,  翻译最容易帮助老师看出学生理解上的问题。

翻译是老师对学生的状况和程度作出“诊断”的最有效办法。

 

第二,  翻译帮助学生走出似懂非懂的状态。

我大学时曾读过一个故事:一位年轻人被录取为世界顶尖的海洋生物学家的博士生。他不敢相信自己有如此运气,兴冲冲地到教授办公室报到。第一次见面,教授给他的任务是观察实验室鱼缸里的一条鱼,记下其主要特点。这位年轻人半小时就观察完,跑去汇报。教授说他连最基本的东西都没有看到,不合格。他回去再观察,格外留心,花了整整半天的时间。但教授看了笔记后,仍说他不得要领,必须继续观察。结果,他花了几天时间观察那条鱼。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一个特别有效的方法,就是对着鱼写生。一旦画起来,马上发现许多过去没有注意到的特点。翻译,其实就类似这个观察过程中的写生。

 

第三,  应试教育,造就了中国学生的许多毛病。这些毛病已经成为本能,非常难改。

比如,考试就是为了得分。有不懂的地方,要猜,要掩饰自己的无知,大面上看得过去就可以。这套应试习惯,被带到阅读中来,为害甚大。有些学生,当碰到不懂的地方时,不是主动去向老师暴露自己的无知,不是主动求教,而且猜一猜,躲过难点,掩饰自己的问题,企图含含糊糊蒙混过关。明明不懂,还要装得差不多懂了。这一套开始是用来骗考官、骗老师,久而久之,形成本能,开始骗自己。弄得明明不懂,还觉得自己懂了。这好比去医院看病,病人不仅不告诉医生自己的症状,而且要装得什么事情也没有,生怕医生看出自己的问题。

具体地说,中国学生读英文,不懂的地方就去猜,而猜的依据是自己脑子里已经有的一些概念和知识,最终以自己的观念解读和扭曲文章的意思。英文写作恰恰相反:作者必须提出新见解、讲一些过去人们脑子里没有的东西,挑战读者脑子里的陈见;否则文章就没有价值、甚至不能发表。但是,许多中国学生就是习惯于凭借脑子里的陈见去猜那些试图打破自己陈见的文章,结果自然会背道而驰,即把作者的新思想扭曲成自己脑子里既有的陈见。这样就形成了刀枪不入的思想封闭。在这种习惯下,学生也许多了多年书,但是总是用旧识拒绝新知,什么也学不会。

 

第四,  翻译使学生没有这种不懂装懂的机会。

有些学生可能抱怨:翻译太花时间。其实,如果对文章领悟透彻,把领悟的东西写出来,就象写短信一样轻松。这确实要花些时间,但不至于太多。许多学生怕花时间,其实不是怕写那几个中文字,而是怕花时间把文章搞懂。他们不懂装懂地瞎懵惯了。那样当然省时间。但是,真正把貌似简单的东西搞懂,则非常费时间。这是死功夫、笨功夫,无捷径可走。你如果不肯花时间解决自己碰到的疑难问题,学多久也什么都学不会。

 

第五,  翻译不是翻个大概意思,不是意译,不是追求文从字顺,而是直译,即把每个字、每个语法结构的意义都翻译出来,哪怕翻译出来的中文疙疙瘩瘩。

有些英语文辞中的省略,如果在译文上需要交代,就放在括号里。文章的某一句中究竟省略了什么,一般通过上下文即可判断。有些学生,经常把作者没有写的东西加进去,全凭自己的想象和猜测。这种习惯,在美国有可能被视为造假,万不能养成。总之,翻译的目的,是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地理解文本的每一个细节,也帮助老师诊断学生的问题究竟在哪里。最好的方式,是用一个完整的文件翻译,一段英文,一段中文翻译。一段一段地英中对照,便于老师批改。作业完成后,文件名称要包括文章标题和学生姓名,用附件形式寄给老师。便于老师存档查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