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四类大学,上哪种收入最高

美国高等教育的竞争愈演愈烈,大学已经成为了事业成功的敲门砖。以中国印度为主的亚洲国家,每年也送大量的子弟留美,希望借此在全球化的时代出人头地。这也难怪,各种媒体每年都公布不同专业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成为许多莘莘学子们的求学指南。可惜,这类炒作,常常误人子弟。因为大学教育对人生的影响远不止于毕业后找的第一个工作。要衡量大学对人一生事业的影响,就必须有长时段的指标。最近,美国一家权威的民间机构PayScale Inc.经过一年的努力,调查了至少有十年(平均十五年半)工作经验的一百二十万大学本科毕业生,用他们的收入数据为我们衡量大学教育的“经济效益”提供了一个可靠的标准。比如,应该上什么样的大学?学什么专业?怎样度过大学的时光?上述这些选择对人的一生有什么影响?以数据为基础实证性地回答这些问题,不仅对美国的学生和家长至关重要,对那些不太了解美国社会文化和高等教育的亚洲学生和他们的家长而言,就更有参考意义了。

哈佛学生选什么专业

大学的教育,只能在非常宽泛模糊的领域,给学生提供一些基本的训练。比如,你要从事实际工作,应该具备什么素质;你要从事科学领域的工作,应该有什么样的训练;你要投身公共服务,应该具有哪些知识;你要进入私人企业,应该掌握什么技能。有时,即使是这样粗线条的划分也不可能。比如学生很可能弃商从政,也可能半路下海,或者赚够了钱要做学问了。成功的教育,要为所有这些变化做准备,不能让学生说:这事情我大学没有学过,干不好。

给完整的人以生长的空间——美国大学的寄宿热

美国大学的理想,体现了其社会基本的价值观念,在过去几百年中,一直以培养完整的人(whole man)、饱满的人(well-rounded person)为目标。但是,面对瞬息万变的世界,保持这一理想又谈何容易。上个世纪研究性大学崛起后,专业化成了时代潮流,本科生的通才教育受到忽视。如今,大学逐渐普及,从精英的文化中心转化为大众的职业培训所,许多学生进校后一头扎进商学院中。在研究大学中,专业化以教授为动力。如今的实用化时代,专业化则以学生为动力。大学除了满足学生的职业训练的专业需求外,还怎么实现其社会理想、传授文化价值?这是各大学都必须面临的挑战。

大学申请战与社会服务

近几年美国经济转型,制造业没落,服务业崛起,白领工作增加,蓝领阶层乃至工会的势力越来越小。反映到教育上,就是高中生毕业当工人的路几乎没有了,大学入学率急剧上升。2005年秋季,预计有1670万新生进入大学,比5年前增长了120万。美国教育部估计,在8年后,这个数据将增加到1880万。根据2000年的人口统计,美国15-19岁的人口,不过2000万出头。1670万新生中,当然包括许多19岁以上的学生,但毕竟18岁是上大学的正常年龄。这么高的新生数字,说明适龄的青年大多数都上了大学,美国正在走向全民高等教育。

在哈佛必须学什么?

核心课程改革有四大目标:一,培养全球性的公民;二,发展学生适应变化的能力;三,使学生理解生活的道德面向;四,让学生意识到他们既是文化传统的产品,又是创造这一传统的参与者。   这四大目标,则以核心课程的方式显示出来。所谓核心课程,是所有本科生都必须修的基础课,也就是通才教育的主干。哈佛把这些核心课程分为七大领域:文化传统与变迁,道德生活,美国,世界中的[各种]社会,理性与信仰,生命科学,自然科学。同时,所有本科生还必须修一门写作课并掌握一门外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