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小说阅读的意义

非小说阅读的意义

薛涌

【孩子们的阅读范围过于片面,如果饮食中的偏食一样,长久下去会有很坏的教育后果。美国中小学的阅读,过于偏重文学,影响了孩子的全面发展。怎么从十二、三岁时开始纠偏,引入非小说阅读,是英语教育的重大挑战】

非小说阅读,是基础教育中最被忽视、也最为重要的一个领域。我曾根据自己在中国教育体制中的经验,批评中小学的语文教学“语文和文学不分”,或者说语文课过分文学化。语文课本里小说散文过多,社会科学方面的材料太少。高考作文常常是文学性的写作,但大学毕业生对于法律、商务文书这样的实际写作技能则摸不着头脑。其实不仅中国如此,美国也不例外。如今女儿在美国快读完初中。检视她学校中的英语课程,从小学一直到高中毕业,基本是一色的文学作品,如《奥德赛》、《李尔王》、《简爱》、甚至《罪与罚》,找不到非小说类的作品。

美国教育界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最近,由4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所采纳的“州际共同核心标准”(The 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要求美国中小学十二个年级要逐渐用“信息性文本”代替“虚构性的文学”。支持这一新标准的力量相当有来头,其中包括“全美州长协会”和“州学总监委员会”等等权威组织。他们认为,美国学生习惯于容易的阅读材料,丧失了接受复杂的非虚构性信息(包括研究、报告、原始文献)的能力。这使他们无法适应大学课程的要求和职场的挑战。为此,将在2014年开始实施的新标准,要求在小学的非小说阅读要占学生阅读总量的一半;到12年级(即高中毕业班)时,非小说阅读必须占据阅读的70%。其中所推荐的阅读包括托克维尔的名著《美国的民主》、旧金山联储2009年的《联邦意见》(FedViews)、美国总务署(General Services Administration)的《13423号行政命令:强化联邦环境、能源、和交通管理》等。

这一标准的提出,在中小学老师中引起不小的恐慌。老师们喜欢用故事书和小说教学,缺乏处理这些非小说阅读材料的经验,甚至连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也不知道怎么教。许多老师指出,喜欢读虚构性文学乃是孩子和青少年的天性,而且这种材料有重要的教育价值。让学生们突然改读非小说,一切就变得枯燥乏味,孩子们无法专心,丧失了对学习的兴趣,甚至会 产生许多行为问题。可见,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的英语教学(相当于中国的语文教学),早已被文学所主宰。也难怪,面对老师们的抗议,制定新标准的有关人士赶紧出来澄清,说所规定的阅读比重并非英语课的比重,而是包括所有课程,如社会研究、科学等课上的阅读。

我自己是在北大中文系文学专业读的本科,这是我当年的“第一志愿”。我从来不会小看文学。在我看来,解读文学不仅不“容易”,而且是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我对女儿的学校要求孩子们在高中最后一年读《罪与罚》暗暗感到吃惊。读过此书的高中生们也纷纷把话传给低年级的学生:“这书实在太压抑!”让生活得舒舒服服的美国学生在18岁前体会《罪与罚》中的灵魂煎熬,跨度实在很大,也非常具有挑战性,其意义绝不可低估。但是,绝大部分学生一生从事的职业所需要的阅读是什么呢?恐怕更多的是法律文献、商业报告、新闻、社会分析、政治评论等等。他们一生所需要的写作技能,大概99%是非文学性的实用写作。但是,看看美国中小学的英语教程,在这方面几乎毫无准备。

我在大学教书,深深感受到这些问题。许多历史专业的学生,大致觉得历史就是故事,和文学的主要差别在于一个是真人真事、一个是虚构。当我开始讲历史上的人口变化、经济周期、制度生成时,许多学生措手不及:怎么这也叫历史?我告诉他们,历史教你的不是某位大人物哪年生哪年死、一生有什么故事和成就,历史要培养你的分析能力,如何把史料中零散的事实归纳分析、找出头绪、发展出自己的观点、并用史实支持自己的观点……以后当律师处理案子、从商从政进行经济、社会分析,都要依靠这些基本技巧。你光知道某某名人的故事有什么用处?

正是从这一点出发,我认为美国中小学的英语课程,如同中国中小学的语文课一样,非改革不可。不错,美国的社会研究课,包括历史地理政治等题目,有许多阅读;科学课也比中国的物理化学更强调阅读。但是,这并不构成英语课不改革的理由。为什么?因为其他“文科”课程中的阅读其实并非阅读。比如历史课本,主要是一本流水帐,告诉学生基本的历史事实,和中国的死记硬背相去不远。历史课并不是通过读《富兰克林自传》来引导学生理解当时的社会环境,不是以阅读和分析真正的历史性著作为核心。用女儿的话说,公立学校必须遵守州立的课程规定,保证覆盖指定的知识领域。于是大家把基本知识列成“账本”,让学生吞下去就算交账。

不管在美国还是中国,中小学必须改革阅读教学。这种改革应该是整体性的,即不仅要重新构造英语课或语文课的基本教程,而且要改革历史、地理等流水帐式的教学,把阅读具体的作品(而非教科书)作为核心。在这方面,美国中小学里的科学课倒是能提供些好的范例。以我的观察,中国的物理、化学等等,太过注重解题,在应试教育的压力下最终演化为习题课。女儿上科学课,则会阅读许多有意思的文章,比如人脑容量的进化过程以及与其他高级哺乳类动物的对比等等,其中没有定见,只是提供了几种假说、以及支持这些假说的证据,解读完全是开放性的。这样的阅读,在历史地理等“文科”课程中倒反而没有。

我们当父母和老师的都知道:孩子毕竟是孩子,他们的阅读都是从童话开始,他们喜欢大灰狼、小白兔,再大点后会迷上《哈利波特》。但是,孩子终将要长大,他们的世界也必然要从童话回归现实。阅读训练作为他们成长的关键,必须反映这个过程。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