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的关键性角色

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的鼓点越敲越响。让人不禁想起2008年她的一段竞选广告:夜深人静,美国人民都在熟睡。突然白宫的电话铃声响起。世界有大事发生。广告问选民:谁接这个电话你最放心?

这大概是2008年大选最戏剧化的电视广告。意在凸显经验丰富的希拉里对初出茅庐的奥巴马的优势。当然,这也反映着总统责任之重大。也许半夜三点,世界就突然进入了紧急状态。

其实,白宫半夜三点的电话确实响过。那是在1978年。但是,这个紧急电话不是关于核战争或任何重大突发事件,而是力图开启改革开放的邓小平要求向美国派遣大量留学生。当时,卡特总统的科学顾问Frank Press率领美国科学家代表团访华。在见邓小平时,随团的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主席Richard Atkinson还特别问起:如果中国派留学生到美国,你是否担心这些学生会“叛逃”。在美国人眼里,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封闭的国家,对西方充满警惕。没有想到,邓小平要求美国立即接受七百名中国留学生,并在未来几年内接受几万名。美国人当场就被雷晕了。Frank Press觉得情况紧急,半夜三点钟打电话把卡特总统叫醒,要求他批准这七百人的计划。据说卡特当场答应了以后,似乎人还没醒过来。

这是傅高义的《邓小平传》中记下的一段佳话。如今,中国的留美学生人数已经达到28万左右。留学,已经成为中国教育中的核心公共话题之一,而且这个话题只会越来越大。这体现了全球化在教育上的表现,以及中国经济实力和生活水准的全面提高。不过,从几千三到接近三十万人,留美已经成精英走向平民,带来的挑战也非常之大。

留美热从八十年代到今天的一大变化,就是留学的低龄化。过去留美的,主要是研究生;现在则是大学本科生,甚至高中、初中的小留学生也迅速崛起。这就给留学准备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我个人九十年代初留学,属于“老一代”留学潮的末班车了。在那个时代,出去读博士的比较多,年龄也比较大。许多人快三十才出去。我个人进入耶鲁研究院时则已经34岁了。那时学外语的条件不比当今,在英语方面的准备相当不足。但是,美国的研究院注重专业,不象本科那样讲究通才教育,你可以躲在自己的专业中,回避许多语言文化上的障碍。另外,出国时年纪大,人成熟不少,准备的时间也长一些。更何况大家多是拿全奖出去,选拔很严,出去后适应能力自然比较强。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到那个年纪出去,大家多多少少练就了点“看家本事”,有一技之长,能够为校园作出贡献。记得有一次上讨论班,明明是我没有读完指定阅读,心里很虚。轮到发言时就急中生智,抓住作者的主要论点,用一大堆中国的例证对之质疑了一番,老师和同学居然听得出神,大大出了一通风头。

现在的小留学生,情况迥异。首先,美国的本科注重通才教育。你数理化不管怎么好,也要选不少文科课程,赶上些美国史之类的必修,语言文化上的障碍很难绕过去。另外,这些小孩子在国内还没有读大学,缺乏社会经验,更谈不上什么一技之长,到了那里难以通过“发挥优势”来出人头地。美国的学校招收外国学生,除了挣学费收入外,一大动机就是增加校园的多元性。具体而言,中国崛起为世界大国。中国是个什么样子?中国文化的规则和价值是什么?好的大学,希望有些中国学生作为活范本,让美国学生加强对中国的了解。可惜的是,许多小留学生,在国内一味应试,不了解社会。我曾教过一个孩子,连“盲流”、“鬼城”等等都不知道。关于中国,他们反而要听读了《纽约时报》的美国学生给他们讲。其实,他们根本不会听,因为他们往往和美国学生没有接触。这样,他们对于校园文化的价值,就基本丧失了。

也许,最重要的问题是年龄太小,准备留学的时间短,不仅自己没有“中国经验”拿到美国“兜售”,更缺乏必要的语言和文化基础接受美国文化。我们当年出去读研究院,都是自己准备,象个拓荒者,整个过程非常独立。当时的家长绝大部分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更不用说留学了。好在我们那时二十几三十岁,有独当一面的成熟读。现在留学年龄一降问题就来了。毕竟,留学必须进行长线准备。18岁出去,准备过程至少五年上下,也就是从孩子还不太懂事的时候开始。为成熟的孩子自己无法进行长期规划,自然凸显了家长角色之重要。

可惜,现在的家长,虽说大部分都受过高等教育,但真有留学经验的,特别是有成功的留学经验的,还是绝对少数。包括我在内的这整一代留学生,即使很成功的,有的也是研究院的经验,很少有在美国读过本科的。目前国内的中小学虽然开设了不少国际班,但老师们大体也是如此,基本没有留学经验。结果,大家准备留学,往往道听途说,盲目跟风,弄得孩子无所措手足。

可见,留学的问题,很大一部分是家长的问题。家长为孩子规划的好坏,在很大程度上塑造着孩子的成败。而缺乏经验的家长,在这些方面问题又特别多。这里,我们不妨谈些最常见的问题。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