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大家要意识到,真正有收获的留学,是文化上、语言上、知识上的巨大挑战,按说只有最精英的人才有能力迎接这种挑战。现在留美成了可以购买的产品,自然阿猫阿狗都可以出去。但这也无法掩盖留学这种具有高度挑战性的本质。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家长们意识到这一点,从小就给孩子进行准备,特别是到十三四岁时,就开始全力准备。这比起那些拍拍脑子就送孩子出国的家长来,已经迈进了一大步。

问题是应该怎么准备。与我们那个时代相比,现在的孩子机会多了不知多少倍,压力按说应该小不少。事实上,一天到晚打游戏的孩子比比皆是,也都整天嚷嚷着留学,家长照样埋单。这些人就暂且不论了。不过,那些积极上进、有出息的孩子,恐怕比我们当年拼高考时压力还大,因为他们往往都扛着“两座大山”。

“第一座大山”,是以高考为导向的普通功课。这已经相当繁重。我接触了许多学生和家长,即使在国际班里,也不可能对“高考轨”上的要求全然不顾。教育部规定的一些课程必须完成。这就分走了许多精力。“第二座大山”,当然是留学。比如我的许多学生,他们的SAT成绩,往往比他们最终所进的大学的美国学生的成绩要高,或者平起平坐。非母语的学生和母语的学生打平或胜出,这需要多么大的努力?!

孩子们不仅要扛着这“两座大山”,而且家长和老师们还在这两座大山上不断加码:在班里的普通功课中要名列前茅,在SAT上要击败美国人,甚至还要考AP。孩子能扛得动吗?可以说,这些不仅是超人的要求,而且属于非人的要求。孩子不被压垮才怪呢。

我在教学中就碰到许多这样的问题。比如,某个学生学习了一段后刚刚上路,马上告假,说有中考,或者什么别的考,课程只好中断。一次两次也许还可以,但这种事情出现的太多,教学就无法达到目标。有家长报告,所谓准备中考,就是一遍一遍地刷题。哪怕家长明确告诉孩子“考试成绩不重要,反正以后是去留学“,但孩子受不了排名下降后同学和老师的目光,非刷题不可。还有些学生身在国际班,要应付国际班的种种无理要求。比如,有的国际班定下规矩,人人考托福,然后根据托福的成绩分班。每个学生都要背托福词汇,一天一百个,背不会不准回家,结果被关在学校到晚上十一点以后。有个学生,程度明明还不行,但必须遵从国际班的要求上几个AP课程。我警告家长:这种程度上AP实在揠苗助长。家长则说:这是学校的统一要求,学霸学渣一锅烩。

孩子肩负着这“两座大山”的“不能承受之重”,表现差强人意是很自然的。这只能加剧孩子的压力和家长的焦虑。结果当然就是督促孩子再拼一拼。这样循环下去,孩子的压力就越来越大。我的学生中,一年考了三次SAT的就有好几个。其中一个第一次考过两千分。在我来看,这已经“够了”。但他心里不踏实,居然连续又考两次,不幸反而跌倒两千以下,信心受到极大打击,意志消沉。我曾非常震惊地质问家长:中国没有SAT考试,要考就得去新加坡、香港。这么折腾一次要花多少精力和金钱?值得吗?假设每次考试要用两个月不停地刷题备考,一年三考,半年多的时间就没了。这样还有时间学什么呢?

我是从自己留学、在美国大学教书二十多年的亲身经验中总结出了一套课程体系,希望用来帮助这些年轻学子进行必要的留学准备。况且,让孩子投到我门下的家长,都非常认同我的教育理念。然而,即使是这些家长,最终也往往“投降”:“薛老师,没办法,孩子要忙考试,停一段吧。”我转念一想也对:孩子每天这个考试那个考试,处于紧急状态中。我这里没有考试、没有分数,目标是几年以后的事,不牺牲我的课程牺牲什么呢?这样七停八停,最终该准备的东西反而准备不好。这就形成了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现实:大家都想留学,而且都在为留学疯狂地奔忙,乃至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准备留学了。在美国的大学里,我碰到一个眼看要毕业的学生,他居然跟我说:“老师,我们出来前忙得根本没有时间学英语呀!”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家长的关键性角色 希拉里.克林顿竞选总统的鼓点越敲越响。让人不禁想起2008年她的一段竞选广告:夜深人静,美国人民都在熟睡。突然白宫的电话铃声响起。世界有大事发生。广告问选民:谁接这个电话你最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