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薛涌留学去》:美国大学的商科是教育的死胡同

那些抱有到美国读商科、毕业好找工作的家长和学生,最大的一个误区,大概是误解了大学的功能。过去大学属于名副其实的“高等”教育。在中国,大学一毕业,就成了“知识分子”。在西方国家,过去也经常把大学毕业生当作专业人士。如今大学普及。中国的大学生可以竞争清洁工的职位。美国的大学生更是无所不干,完全是个“普通劳动者”,绝对不要指望别人把自己当专业人士看待。如果你想成为学有专长的人士,一般要完成研究院的教育,不管是法学院、商学院、医学院、工学院、林学院、建筑学院、教育学院、政府学院、公共卫生学院、还是一般文理科的研究院。即使到小学当老师,本科毕业也往往要再学个有关课程,拿到教师资格证书。如果以成为专业人士为目标,大学教育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上研究生院锁定有利的位置。

中国的许多家长和学生,对美国的教育体制不理解,想当然地认为,要读有关的研究院,本科就要为全力为那个专业进行准备。本科专业选择不慎,到时候临时改行,等于白白浪费时间和精力。更糟的是,那样会让人觉得自己没有专业准备,在申请中处于劣势。记得当然在耶鲁时碰到一位历史系的大二本科生。我问他将来想干什么。他说当医生,毕业后先读医学院。我大惑不解:“那你还读历史干什么?还不赶紧转专业?”他则不以为然地说:“以后一辈子都搞医,现在读历史才是最宝贵的人生经历。”“那你申请医学院时难道不吃亏吗?”“不会,医学院确实要求你本科修完若干课。我很容易就修好,不影响我学历史。”这位学生后来还到日本学了一年日文,最好如愿以偿地进了医学院。

我在《北大批判》中也讲过类似的事情。比如,很多人为了进哈佛医学院,就在本科选生物专业,以求离目标专业近一些。因为大多数大学本科没有医学专业。但有研究调查了哈佛英文专业和生物专业学生在申请哈佛医学院时被录取的比例,结果发现两者没有本质区别。美国也有不少家长和学生,大多也属于对高等教育一知半解之列,希望早早进入专业轨道。比如那些想进法学院当律师的,发现本科没有法学专业,就设法选修犯罪学、司法助理等专业。甚至有些大学为迎合这种需求还开设了法学预科的专业。商科也是如此。想读MBA的,本科就先选个金融、会计、管理等专业,以求读商学硕士时能够先声夺人。可惜,这些最终都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自己的前程。

中国留学生一窝蜂的到商科类扎堆,殊不知,本科的商学,在教育上是一个死胡同。前面已经谈了,大学商科类毕业申请MBA,在靠GMAT时的平均成绩在大学各专业中垫底。在申请法学院的考试LSAT中,平均分数依然在各科中垫底。申请一般的研究院所需的GRE,目前我找不到大学本科专业学生的平均成绩排名,但有应考者所申请的研究院的专业。根据他们志向中的专业排名,那些申请商学院的学生成绩还是垫底。

下面就让我们具体分析一下这些考试成绩。

Paul A Nelson和Terry D Monson两位经济学和工程管理教授发表的一篇论文,列出了从2000-2001到2005-2006年度各本科专业学生的GMAT考试平均成绩排名。分数最高的专业依次为:物理、数学、工程、工程和计算机、哲学、政府、化学、经济学、历史、计算机科学。商科中一个不为人注意的小专业运营管理和生产排在第11位,金融排在第19位,会计第26位,商务教育、其他商学专业、管理、市场、饭店管理则垫底,分别排在第30、33、35、36、37位。按照大类区分,则科学、数学、工程类专业的考试分数最高,平均为572.9分,社会科学第二,547.6分,人文和艺术第三,537.6分,商科第四,503.9分。更值得注意的是,理工类专业不仅分数第一,而且遥遥领先。商科不仅分数垫底,而且摇摇滞后。其落后于文科生的幅度,比理工专业领先于社科专业的幅度还大。

另外,这一排名还提供了另一组数据,即考生人数。GMAT的考生,将近一半(49.6%)来自商科类。商科类本科生占美国大学本科生总数的20-25%。可见,商科类学生在商科的道路上本科硕士一路连读下来的意愿非常强。可惜的是,他们成绩垫底,最终只能去末流商学院。而科学、数学、工程类的考生,则占了将近四分之一(24.55%),成绩遥遥领先。也可想而知,他们成了顶尖商学院的红人。社会科学的考生,占考试的16.25%,人文和艺术专业的考试仅为5.08%。加起来21%出头。不过,这些少数派进入顶尖商学院的机会都相当高。

以2011年的几所顶尖商学院新生的本科专业为例。哈佛商学院的新生中,有40%的本科专业是人文和社会科学,商科出身的仅占26%。斯坦福商学院的新生,47%是人文社科专业,商科专业的仅为17%。大名鼎鼎的沃顿商学院,是少数在常青藤提供本科商学教育的地方之一。但录取的新生,42%是人文社科的文科生,商科出身的仅占24%。MIT的Sloan商学院,工程、数学出身的新生占了44%,颇显第一工学院的本色。而商科出身的仅为20%。纽约大学的Stern商学院也是非常著名,但比起上面几个名校来显然略逊一筹。其录取的新生中,商科出身的26%,社科出身的20%,经济学出身的20%,工程、数学、科学出身的18%,人文和艺术出身的16%,可谓四平八稳。但考虑到商科申请者远远多于其他学科,其录取机会还是最小的。卡内基梅仑大学的Tepper商学院,和纽约大学的商学院大体同等水平,一半的新生来自工程和科学专业。而这个比例在2010年是57%,在2009年是60%。仿佛工程和科学的本科专业,是进这所商学院的最优阶梯。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