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薛涌留学去》:到美国读英语班的陷阱

我们这一代留学生,多是自己考出来的,兜里分文没有,全靠学校给的奖学金,读的主要是研究院,本科生凤毛麟角。你的语言达不到一定标准,美国的大学也不可能往你身上投资。虽然我们也有语言障碍,但这种严格的筛选过程保证了大多数学生能够自己克服语言障碍,并且有令人满意的学术表现。现在的本科留学生,多是父母埋单,去当美国大学的摇钱树。一些学生英语程度不达标也被“有条件录取”。

所谓“有条件录取”,就是学校表示愿意接受,但该学生必须先上英语补习班,通过相应的考试,达到学校基本的要求后才能入学成为新生。随着高等教育在美国的普及,“有条件录取”越来越流行。现在几乎谁都能上大学,各大学抢生源的竞争也到了白热化的程度。有些明明不合格的学生,被大学“有条件录取”,即上一系列补习课,达到标准后正式入学。这类学生不少出于弱势阶层,拿着政府的奖学金,身上大有油水可赚,学校的服务也无微不至。我教书时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刚开学,班上某位同学就递给我一个厚厚的信封。打开一看,上面有教务处的信,学校有关规定,医生证明等等文件,说该生阅读理解困难,构成病理性障碍,有权要求任课教授为之延长考试时间等等。不仅如此,学校还经常要雇一位随从,跟着这位学生上完整个学期的课,帮助记笔记。当然,这些服务,往往是纳税人埋单,费用极高。看看这些,你就大概明白美国这么一个强盛的国家为什么会搞到破产的地步。

除非是在美国读了一段中小学的非法或合法移民的后代,外国人当然很难享受这些福利。不过,“有条件录取”的模式也被用来覆盖国际学生。作为摇钱树的中国学生英语不合格,人家让你来先上补习班,正好能从你这棵摇钱树上多摇下些钱来。中国那些守着不成器的孩子的家长,整天担心的就是孩子出不去。“有条件录取”至少实现了留美宏愿,送了一口气。另外觉得到了美国,有了“语言环境”,英语自然就学会了。

结果怎么样呢?《纽约时报》报道说,一些来到Delaware大学的学生,本来期待上几个月的英语补习课程后入学,结果发现自己不得不在补习班里花一年多的时间。5%的中国学生在补习班里不及格,难以成为新生。有些学生难以经受挫折的打击,干脆就回国了,甚至还抱怨英语补习班除了赚钱外不干别的事情。

究竟是这些英语班只顾赚钱不好好教书,还是中国学生为自己的无能找借口?当然每个人每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但依照个人经验,我更倾向于相信后者。在当今全球化的时代,留美的语言准备完全可以在国内完成。跑到美国花将近三千美元的学费上八周英语班,在搭上生活费,基本是白白烧钱。之所以仍然有许多人这么干,无非是因为对“语言环境”的迷信。在这方面,我自己不仅是学英语出国的“过来人”,而且在美国读书、教书,英语班、日语班都上过,也一直在指导和咨询美国学生掌握亚洲的语言(中文、日文)。不管是从学生的角度还是从教师的角度,都有不少切身体会。

“语言环境”之说,在我们那个时代还算靠谱儿。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北京就没有几个外国人。在长安街或使馆区看到几个“老外”,大家如同看珍禽异兽那么好奇。除了许国璋等等几本枯燥的教材外,几乎没有英文读物,英文音像资料就更少,很多人根本没有用过耳机。但改革开放后第一代留学前辈,就是这么身无分文地出国,现在大多相当成功,很少听说他们抱怨过语言障碍。现在美国人在中国满街都是;英语的读物、广播电视也不难接触;美国的许多媒体,上网就可以在第一时间阅读;甚至许多设施(如马桶、传呼机等)的说明都是英文的。更不用说无所不在的英语班了。放着这么好的环境,又以出国为目标,居然英语还达不到标准。这样的学生,大多是“朽木不可雕也”。他们到了美国也许更学不会英语。

为什么这么说?在国内的英语班里,你能碰到不少经济状况不太好、出不起国、却非常上进聪明的学生。这些人学习自觉,经常彼此之间相约说英语,反而能创造个英语小环境。不成器的公子哥儿们到了美国,没有爸爸妈妈保姆的伺候,语言不通,对陌生环境恐惧,觉得谁都对自己不友好,最终就会找其他说中文的公子哥儿扎堆,整天说着中文消磨时光。全球化就是这样一把双刃刀,可以帮助你在国内创造英语环境,也可以为你在美国创造中文环境,甚至买东西都不用讲英语,去中国店就行了。其实,美国学生学习亚洲语言也有同样的问题:跑到中国或日本,本想靠“语言环境”的助推掌握那门语言,结果去了还是几个美国人凑在一起说英文,反而是在美国上暑期班的,大家相约不讲英文,自己创造了个语言环境出来。所以,对于我的美国学生,我一向建议:中文或日文没有达到三年级的水平,最好别去中国或日本上语言班。

美国的大学为外国学生开设英语班,当然是要收费的。但也不能因此就咬定人家一味赚钱。我这几年给来波士顿读语言班的几位年纪大一些的中国人提供咨询,指出了英语班的问题:英语班最多仅有社交的意义。从学英语的角度看,几乎帮不了太多忙。试想,班里的同学,全是英语不行而需要补习的。中国人又特别多。一不留神大家就讲起中文来。即使讲英文,也是五花八门、错误百出。这怎么能学好?至于老师的授课,网上或其他音像资料中恐怕能找到更好的。我自己刚进耶鲁读书时也被学校要求上英语班。那是学校支付费用,教师多是耶鲁语言系或英文系的博士或博士生,水平不可谓不高。但我学了一段还是决定退出。因为通过正常的课程学习更有效。

我经常把留学的语言关比喻为买房子的“首付”。美国房市破灭引发了次贷危机,最终把全球拖入大衰退。万恶之源就在于房贷过于宽松,买房子不缴首付就拿到贷款,这种人往往是信誉最差的购房者。是他们违约而让大家跟着吃苦。在如今这个时代,家长含辛茹苦地积攒下来一大笔钱供孩子出国,这远远已经超出了家长的责任。那么,孩子要对得起父母的劳动,至少要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了,即在国内把英语提高到能应付美国学业的程度。也就是说,孩子把自己的心血投进来作为留学的“首付”。如果这点事情都不做,你指望他留美后突然就有出息了,那就象你指望仅五万收入的人不缴首付就买了百万豪宅而且会按期支付房贷一样,最终尝到的多半是苦果。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