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薛涌留学去》:出国干什么去了?

如果你对现在留美的中国学生说:“你们顺着父母的指示学几个狭隘的专业,在社会生活中自我隔绝,和美国人没有沟通,对美国社会缺乏了解,留美无异于虚度青春。”那么,他们肯定会振振有辞地辩解:“不是我们不和美国人接触,是美国人排斥我们。”

比如,Delaware大学的一位中国学生诉苦说,在一门课上,教授无视她的问题,只听美国学生的问题。在另一门课上,她参与一个小组的计划,但大家对她熟视无睹。表面上欢迎,实际则搞另一套。这些经历让她终生难忘。类似的经验积攒起来,就更把中国学生逼到一起了。

这类牢骚,在老一代留学生中并非没有,但相对比较少。而且总发这种牢骚的,最终事业不得志的比较多。要知道,老一代留学生的境况要艰苦得多。当时中国属于赤贫的国家,这些留学先驱也是赤贫之人,去美国仿佛刘姥姥进大观园。那时美国人对中国也远没有现在的尊重。另外,他们的文化准备也比较少,英语不如年轻一代好。凡此种种,都影响了他们进入美国社会的信心和能力。但现在看看,他们大多数在美国安家立业,事业成功。

我并不想否认这位中国学生的牢骚的根据。但是,根据我个人经验的判断,更大的可能是她初来乍到有些文化上的误会,或者把偶然的事件夸大成普遍现象。美国有许多问题,但毕竟是个移民国家,对移民或外国人还是颇为接纳的。我的一位朋友在香港、新加坡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到美国,住下就不想走,宁愿放弃香港、新加坡更好的机会。她的理由很简单:她的英语不好,在香港和新加坡感到抬不起头来,在美国则一点也没事。许多中国人其实都有同感。象我这种学英语晚的,口语很差,现在回国讲英语也有压力,但在美国就没压力。只要你能表达,美国人一般不会因为口音而变成势利眼。这里确实是个兼容并包的大熔炉。

许多刚出来的中国学生,恐怕低估了自己的口语表达能力。当你觉得自己说得很清楚时,听的人也许还糊里糊涂。我刚来美国时把tradition(传统)念成transition(过渡),错了一年也不自知,而那一年我还特别喜欢讨论“传统”的问题。听者怎么可能明白呢?那些没有太多和外国人接触的经验的人,更是不知所措,只好选择躲避了。教授有特殊使命,在课堂上往往要借着回答某个学生的问题说明自己的几个要点。如果学生的问题言不及义,只好绕开,以保持课堂的效率。作为学生,最好的策略还是课下一对一地追问。另外,如果平时不参加社会活动,和同学没有建立什么纽带,上课一起做计划也难免感到孤立。当然,有时你会不幸碰到不友好的人。对方并不是因为你的人种和文化对你有恶意,而是不喜欢你本人。所有这些,都不构成躲进中国人的小圈子里的理由。

其实,对来自不同种族、文化、国家的人有陌生感、隔膜感,乃人之天性。出国留学的目的之一,难道不就是跨越这样的鸿沟吗?几年前,我班上一位优等生告诉我,她家三代人,都住在一条街,从来没有出去见过世面,二十岁以前准生孩子。她是第一个例外。我们中国人谈起美国来,心里多少都觉得人家很不得了。其实,普通的美国人,许多就是这种很闭塞的小老百姓,和外国人接触信心不足。他们见了你板着面孔,也可能是心里紧张、不自信。你主动一些,对方经常在第一时间就满脸堆笑。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