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薛涌留学去》:从一考定终身到一校定终身

中国的留美大潮虽然汹涌,但有条件留美的家庭还是少数。另外还有许多家庭,虽然能供孩子留美,但经济上非常吃力。不讨价还价、照标价支付学费的风气,使大多数中国留学生更难拿到奖学金,留学费用无意中被抬高。至于通过转换学校来降低费用的战略,在美国家庭中越来越通行,但绝大多数中国家庭则一无所知。

我在《培养精英》中有一节《美国的校漂族》,介绍的就是这种情况。有的美国学生,可以换三四个学校最终拿到学士学位。最近我和班上的美国学生聊起学贷问题,一位女生愁眉苦脸地说:按照她的计算,她毕业时学贷要高达十万以上,虽然学校给了她不少奖学金。我非常吃惊。因为如果刨去奖学金的话,她在我们学校四年下来满打满算也不该花十万以上。她无奈地告诉我,她是从一个更贵的学校转过来的。此时另外一个女生加入了讨论:她欠的学贷仅一万多。因为她也是从外校转来的,只是她先读的是更便宜的学校:一所社区学院。

两位女生,都是来自精打细算的中产阶级家庭,都因为经济的考虑而转学,最后毕业也都拿一个学校的学位,但是花费差得天上地下。这全在于以开始的战略设计。第一位女孩儿,希望进更有名的学校,并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学费。但是,读到半途,被积累的学贷吓傻了,最终决定低就一点,到了我们学校。这是从贵学校进,从便宜学校出。第二位女孩儿,考虑则周到得多,决定从便宜学校往贵学校读。她先上了社区学院。读了两年转到我们学校,学分也转了过来。最后从我们这所在当地还小有声誉的私立学校拿到文凭,但前两年支付的学费则微乎其微。

美国有28%的私立学校,学杂费超过36000美元。象我所在的学校,也要将近三万。但44%的美国本科生,就读于学杂费9000美元以下的学校。这基本上是因为他们在本州读州立大学,享受着优惠。同样的学校招收外国学生,学费会翻两三倍。最低端的,就是两年制的社区学院,学杂费还不足3000美元。我们不妨算一笔账:进一所有名的私立学校,四年下来仅学杂费就十五万美元。但如果你先上两年社区学院,不过支付6000美元,再转入本州的州立大学读一年,学费9000,最后一年进入同样那所有名的私立大学,学费36000。这样,即使你不拿一分钱的奖学金,同样的文凭,四年学费不过51000美元,是那所大学四年学费的三分之一。

当然,这仅仅是理论上的最佳设计。要作到这一点,你必须功课好,乃至每次转学高端的学校都愿意接受。另外,有些高端大学为了保证自己的品牌或市场份额,对低端大学转来的学分打折扣地接受,或者要求学生在本校修满一定的学分才能拿到文凭。但是,转学生已经成为越来越大的市场。如果高端学校在这方面要求太苛刻,许多转学生就投奔了其他学校。更不用说,美国高等教育的伦理,是鼓励学生上进,特别是从底层向上奋斗。所以,有些名校还专门设有针对社区学院的优秀学生的奖学金,鼓励他们跳到自己的学校来。最成功的例子,有从社区学院起步,最终在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的。

这种由低向高走的学生,我在课堂中接触过一些。他们的表现总体上比其他学生还好一些。也许,这是因为随时准备往高端学校跳的战略,给了他们奋斗的紧迫感,让他们更用功。

中国留学生身份不同。不可能上州立大学仅缴9000美元的学费。不过,在供中国学生选择的学校中,价位差距还是相当大的。家长望子成龙,希望一劳永逸地给孩子安排一个好学校。这可以理解,但也容易让孩子丧失继续奋斗的动机。毕竟孩子年龄还小,生活很顺利,一切都被家长安排惯了,出门在外家长鞭长莫及,虚度年华的可能性很大。让孩子在偏远、贫穷地区的便宜大学起步,再靠自己的表现一步步往好学校升,这给家庭省钱不说,也不失为一种好的教育手段。

分享到:
留美前被遗忘的家庭作业 希拉里.克林顿2015年初宣布参加总统竞选,她的宣言是:I'm running for president. Everyday Americans need a champion, and I want to be that champion. 这应该怎么翻译?...
美国高等教育的中国化 我有位学生, 因为表现太出众,导致我要打电话给家长探究她的底细。这才知道:她一直是学校头名学生,而且成绩特别稳定,本应上北大清华,可惜高考时鬼使神差地发挥失常。因不甘心读二流学校,匆匆准备留美,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考SAT,成绩过了2000。但高考失利使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总觉得自己那个地方...
孩子身上的“两座大山” 留学热带来了教育的多元化,是一个伟大的进步。但是,这种多元化也带来了过去没有面对过的许多问题。其中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在教育内容上叠床架屋,给孩子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